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      2020-04-30

钱塘佛地,千年古镇,人杰地灵。坎山,作为萧山花边的发源地,历史传承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20万大军减少到不足2000人手艺精湛者不足百人

位于坎山下街的萧山佳艺绣品厂是萧山惟一一家花边收发站。笔者走进一扇古朴的门,屋内有三张棕色的木桌,墙上挂着几幅表框的花边,水泥地面,房子不大,和所有下街民居的老屋没什么区别。但这小小的屋里,却孕育着一个大大的梦想——绣出独一无二的萧山花边,将花边文化及传统技艺千年传承,闻名遐迩。

产品远销50多个国家与地区订单虽多但履行艰难

《富贵世家》、《风雅颂》即将面世

这几天,坎山花边站负责人周纪江有点手足无措:山东那边一些进出口商电话催货不断,而这边挑花女工日趋减少,产量上不去。“手绣花边订单多,能做的人很少,这一现象已经有好几年了。”周纪江拿出一沓合同单给记者看,2007年,他接的

走进花边站,一位中年女子正坐在椅子上穿针引线,她就是民间挑花工艺大师戴水珍。作为省级非遗项目萧山花边传承人,戴水珍近期有点忙,除了携手4名浙江民间手工艺大师(剪纸、湖笔、西瓜灯、米塑)一起参加全国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活动之外,也为完成最新罕世大作《贵族世家》和《风雅颂》做着最后的准备。

出口订单合同有500万元,实际只交货137万元。“我现在是进退两难。”这位与花边打了20多年交道的中年汉子面露难色。

“《贵族世家》由三幅不同的花边组合,《风雅颂》由四幅不同的花边组合,两组全都采用最细的丝光棉纱线所绣,运用实针、化三针、蛇皮针等四十多种针法,还有一些自创的独一无二的针法,工种也最多,轻工、中工、重工、特重工这四种工种中,较多采用了特重工,也是最复杂也难度最高的工种,这两个作品可以说是集聚了萧山花边的所有精华,堪比宫廷手绣阵法的‘九龙戏珠’。”戴水珍还告诉我们,两幅作品差不多历时一年制作,即将完工。等到全部完成,会在博物馆或者展览会上和大家见面。

多种挑战手绣花边生存艰难

独门绝艺,外人仿学难上加难

坎山花边站是目前萧山仅存的手绣花边基地,下有10多个分站,主要分布在东片地区。据了解,萧山的绣花女工已从鼎盛时期的20万大军,减少到目前的不足2000人,而且大多以年过花甲的老人为主。一些精湛技艺,如蛇皮绣、绕4针等针法,只有10多个人会做了,几近失传。

萧山花边,也叫“万缕丝”,是运用千针万线一步步动工而成的纯手工绝活,除了要手巧、心细、眼明,还必须有日积月累的学习和不断摸索。而作为如此具有文化特色的传统制作,外人却一点也无法仿造。

绣花女工锐减,主要是绣花机械化设施的引进以及手工费增长较慢等原因造成。1982年10月,原萧山花边厂从日本引进浙江省第一台自动梭式绣花机,开发生产机绣水溶连片花边、珠片胸花、薄纱满地绣花等产品,开创了引进绣花机械的先河。到目前萧山已有机绣花边企业50多家,有各种电脑绣花机上万台。机械化代替手工操作,生产效率大增。如一台镶边机,就可以顶替10个手工镶边女工。而手绣一块直径30厘米的精致盘垫,最少要用4天,手工费也不过40元。

花边站站长,戴水珍的丈夫周纪江自豪地表示:“花边没有人仿冒是因为技术含量实在太高,要经过理、拼、镶、吊等多道工序,工艺针种很多,光是常用针法就有实针、化三针、网眼、蛇皮针、五针、四针、绕十针等三十多种,其他还有茴香旁步、鱼鳞旁步、三岔旁步等100多种小针种。挑花可不是一年两年就学的会的,一般绣花边都是从六、七岁就开始学习了,最开始都是由母亲等长辈指点技艺,想学到能独立完成一幅花边至少要四到五年,况且我们还有很多独创的针法,外人想仿学,难!”

出口市场看好萧山手绣产品

周纪江还拿出机器绣花和手绣花边作对照:“萧山花边的精髓就是有立体感,机器绣花只是平面,图案与花纹之间没有主次之分,而纯手工花边编结精细,有很强的层次感。”

“但是手绣花边的市场还是被看好的。”周纪江说,“萧山手绣花边构图新颖、工针多样、技艺精湛,这是欧洲市尝中东地区消费者十分钟情的主要原因。”每次参加广交会,周纪江总能接来不少手绣花边的订单。这个月,他拿着5个样品到广交会订货,又接来了50多万元的出口订单。

花边精湛技艺,后继有人

周纪江说,坎山是意大利万缕丝花边的传入地。经过80多年的发展创新,萧山花边产品远销50多个国家与地区,多次荣获国家金质奖,享誉国内外。意大利总统府宴会厅、摩罗哥国王卧室、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杭州机场贵宾室等处,都有萧山手绣花边的倩影。萧山已成为中国花边之都。

萧山花边立足本土,也走向世界。去年年初,浙江省相关专家经过考察,选取了戴水珍的手绣花边工艺品作为萧山惟一代表,入选世博的展演项目。于是,在今年6月18日至6月22日的世博浙江周上,戴水珍表演了她的手绣花边技艺,还展览了三幅绝版手绣花边珍品。

各方努力手绣花边将后继有人

作为非遗项目之一,戴水珍的作品还下乡展览,并且制成旅游产品,如手工艺伞、镜框等遍布全国各地,做工精致,环保美观,这个小小的花边站也将萧山花边名声远播。

继萧山手绣花边被列为盛市级重点传统工艺美术品,最近萧山花边生产技艺又被列为浙江省和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关方面正准备将其申请国家传统工艺美术品。“这些都是萧山手绣花边的无形资产。”周纪江说。

“花边站目前仅有1000多人在绣花,基本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年纪最大的有90多岁,都是一批技术精湛的工艺制作者,年轻人也在重点培养。”戴师傅说道。

有识人士认为,要使萧山手绣花边世代相传,需要萧山人多方面的努力。这几年,盛市、区一些政协委员多次就保护和发展萧山花边提出议案,建议到杭州河坊街开设工艺美术工作室、在萧山设立“萧山花边陈列室”等。据记者了解,这样一个可以展示萧山花边技艺的窗口,至今还没有。

说到徒弟,戴水珍说,目前她只有一个徒弟,就是她的外甥女冯素依,今年12岁,去年2月份拜的师,每个周日过去戴师傅那学习。小姑娘很喜欢绣花,悟性高,学得快,一点拨就懂,现在已经会实针、化三针、网眼这几种针法了。

传承绣花技艺成为当务之急。目前,坎山镇已有设想。坎山镇成为浙江省民族传统节日——七夕节祭星乞巧的保护地,而祭星乞巧又与坎山人心灵手巧的绣花技艺相关。镇长李国梅对记者说,坎山将在成人职校中开办手工花边班,培养手工花边后来人。同时,通过举办绣花比赛、设立手绣花边展示窗口等途径,宣传萧山花边的传统技艺。

戴水珍简介

戴水珍,现年47岁,坎山下街人,从7岁开始便跟随母亲、外婆苦练手绣花边的技艺,经过40年的刻苦钻研,凭借一双巧手,将手绣花边的理、拼、镶、吊等多道工序锤炼得近乎完美,还自创了多种针法。去年9月,这位民间工艺大师被评为省级非遗项目萧山花边的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