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汇总

 热点汇总     |      2020-05-15

一天,安米在阁楼上玩,发现木箱里有一块泥巴。他很高兴,因为小时候他最喜欢玩泥巴了。 安米拿着泥巴来到院子里,又是拍打,又是加水,忙得不亦乐乎。很快,他就捏出了泥巴小人、泥巴小狗,还有小鸡、小猪、小老虎 第二天,安米起得很早。一走进院子,他大吃一惊,昨天捏的那些泥巴人和动物都不见了!面前出现了一座小山,就像公园里的假山那么大。 安米围着小山前前后后地找呀找,原来,它们都躲进山洞里去了。安米坐在小山上玩了一整天,又捏出了许多花呀,草呀,树呀的!他还捏了几只泥巴小鸟放在树上,引得许多真的小鸟飞过来,叽叽喳喳地,好像要跟泥巴小鸟交朋友。 接下来的一天,发生了更奇怪的事!昨天的小山变成了一座大山,安米家的小院,已被挤到了山脚下。安米兴奋极了,体育运动中他最喜欢爬山了。于是他换上运动服,背上旅行包,兴冲冲地出发了。这可不是假山,它是一座真山,林木幽深,泉水丁东,百鸟鸣唱。在山上,安米遇见了一个守林人,他红红的皮肤,大大的头,还长着满脸的白胡子。安米觉得好面熟。 你好,大叔。安米很有礼貌地跟他打招呼。 你好,安米。守林人说,大伙儿都在等着你呢!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说的大伙儿是谁呀? 谁不知道你呀!守林人恭恭敬敬地说,我带你去找他们。 在林中空地的石头上摆着鲜果,葫芦里盛着泉水。野鸡、山猫、豪猪、山羊和老虎,还有一只大猎狗,围成一圈,虔诚地等待安米的到来。 跟我们走吧,安米。守林人说,带着我们去开辟新的领域。 对不起我不明白 安米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这样的,守林人说,我们的家园在不停地生长。从这儿往下看,看到没有?那就是你生活的小城,现在像不像一个小村庄?要不了多久,我们将成为地球的负担。我们不得不离开这里,到太空去流浪。 所有的动物都眼巴巴地看着安米。请做决定吧,快要来不及了。守林人焦急地说。 安米想了想,还是回到了山下的家里。从此,每天晚上他都能看到星空中多了一颗亮闪闪的星星,那是泥巴星球在朝他笑呢!

上一章

千江水月千月明,千轮明月几是真?

文殊望着东东活泼的背影,深感欣慰的同时,心中又苦楚不已…

尽在眼前的人间天伦,却如咫尺天涯…

来到屋外东东,敏捷的动作,就像草原上一匹无缰的小野马,东拐西绕的,领着文殊走过后院的假山,顺着迎面飘来梅花香,走到了供奉神阁的案台旁,停了下来。

气喘吁吁的东东,回过头来,望着紧随其后的文殊,小手一指说道:“姨妈,你看,就这里了”

说着就哼哼唧唧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双手拱着小嘴,仰头大声的嚷道:“做人好像真的很累耶…”

文殊见状,噗嗤一笑,看着东东一派自然无邪的天真,好像把自己也拽回了遥远的童年。不自主的也紧凑了上去,做到东东身边。

这时东东挪了下身体,双膝跪地,做在自己的腿上,手里拿了一个用泥巴捏的荷花,身体斜凑上来,望着文殊神秘的说道:

“姨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文殊耸耸肩,双眉向上一扬说道:“这是用泥巴做的荷花呀!但做的不是太好看哦!”

东东听了,嘎嘎一笑,两条胳膊向上一舞说道“不对,这是你呀。”

文殊听着一愣,心想这孩子怎么了?是人小鬼大还是没睡醒呀?

可是接着转念一想,轻柔的问道:“说说看,这怎么会是我呢?”

“我说了,你可不要和妈妈说哦,不然她可又要骂我了。”说着,东东幼嫩的声音,开始显得有些低沉。

听到这里文殊,心里一阵酸楚,刹那间,好想把东东立刻搂在怀里…

但她还是若无其事的拍拍胸口,鼓励东东说道:“姨妈保证不说!”

东东向文殊身边挪了挪,得拉着脑袋说道:

“那好吧,有一次我把衣服弄脏了,妈妈就打我屁股,我害怕她再打我,就一个人偷偷的跑到这里玩,然后就想起了姨妈送给我的荷花,再然后我又想你了,然后就忍不住的哭了”

文殊听到这里,鼻子阵阵酸楚,强忍泪水,伸手把东东抱在怀里。然后低下额头,轻轻的把脸,贴着东东的头发上说道:“东东乖,是姨妈对不起你,以后姨妈会经常来陪你。”

乖巧的东东,依偎在文殊的怀里,抚弄着姨妈的手指说道:“我知道姨妈你很忙,等我长大了帮你把事情做完,你就有时间陪我了…”

此时的文殊,强忍的泪水已潮湿了眼眶,她有意识的抱紧了东东,不想他转过头来,看到自己的泪水,渲染他那颗幼小洁净的心灵…

心情就像是一阵风,吹过了,留下的是记忆!

心情就像是一朵云,散去了,阳光将会依然明媚!

此时徜徉在怀里的东东,好像安静了许多…

此时文殊的心情,也好像风吹云过…

此时的时光,能驻留多久?

如果

现在的一切,不是风雨

那为何,

又会有未来的七彩长虹?

思量良久的文殊,不经意的转过头去,发现案台下面,似乎还有更多的泥巴团。不觉心中一动,松开了东东身体,把他的脸转了过来。望着东东清澈的双眼问道:“还有其他泥巴吗?”

文殊语音未落,东东从文殊的怀里站了起来,指着案台下面说道:“姨妈,还有很多呢!”

此时的文殊,也站了起来,跨步走向前去。

她发现,一堆泥巴的旁边还有,泥蛇,泥虫子,泥植物…还有用泥巴捏的鸡,猫,狗,鸟…

文殊看到这里,觉得有些蹊跷,那些泥巴形态,虽然说不上栩栩如生,但还是一眼就可以辨别出的。

从泥巴的次序和归类上,可以看出,明显是东东有意识的排列…

蛇,甲虫,和花…排列在北上方…猫,狗,鸡,鸟,排列在南下方…

文殊站在那里,观察良久。觉的这种排列,似乎有着一种规律,但这种规律是什么呢?一时之间却无从知晓…

“噢”文殊站在那里,突然若有所思的发出了声音。她已看出,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

北上方的泥巴,捏的都是无毛动物和植物…

而南下方捏的,却都是有毛动物!

这能说明什么呢?

此时的文殊,好像又回到当年的斯坦福实验室…

她努力的在思考:“现像背后的规律,隐藏的意识,代表了什么?

是什么意识,驱动了东东,如此的排列?

又是什么事件,产生了东东如此排列的意识?

与生日那天,东东的突发症状是否会有所关联?

此时,此刻,一系列的疑问,都难以阻挡的出现在文殊的脑海里…

午后的春风,让正在盛开的梅花香飘四溢…

站在大榕树下的文殊,仰望着天空,透过那一层层茂密的树叶,看到蓝蓝的天空中,一朵朵白云,像正在飞舞的思绪,飘啊…飘…

不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鸟叫声,让东东变的格外开心,坐在那里玩泥巴的他,不由自主的放开了嗓门,也学着鸟儿吼了起来…

此时,站在榕树下的文殊,听到东东快乐的吼叫声,一种久违的暖流,刹那间如春天般的阳光,经由身体的穿越,普照心田…

让心情也在顷刻间如即将散去的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下显得更加宽广和清晰…

文殊看了看,正玩的不亦乐乎的东东,轻轻的走到他的身边,蹲了下来。

正待开口,这时,东东突然把小手一举,对着文殊兴奋的说道:“姨妈,你看,我又捏好一个!”说着就递到文殊的手里。

文殊看看手中的泥巴,捏的像一条鱼,就有意识的试探着问道:“你能告诉姨妈,你为何喜欢捏泥巴吗?”

正在玩泥巴的东东,听到文殊的话抬起头来,望着文殊愣了一下。

紧接着“噢耶”一声,挠了挠头,调皮的说道:“这个问题好像有些难耶,我就是想着把它捏成小鱼,让妈妈做给你吃”…

“哦”文殊接着继续说道:“姨妈知道东东是个孝顺的孩子。”

说着,文殊顺手一指案台下面那些整齐有序泥巴继续问道:“姨妈觉得你捏的那些泥巴很好玩,你能说说它们的故事吗?”

东东一听,就像鱼跃龙门,立刻站了起来。两臂一张,嘴巴一噘对着文殊回答道:“没问题!”

然后就转过身去,慢慢把已经捏好的那些泥巴,都一一的摆在文殊面前…

第6章心灵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