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汇总

 热点汇总     |      2020-04-17

只有冬瓜没笑,他小声地凑在我耳旁一个劲说好准

“你...你哭了?”牛哥错愕的看着我。

和冬瓜一样轮到我抽了,抽出一张一看,上面就写了四了字——祝你好运,没写多少钱。老头说,天意啊,你不用给钱了。我急着拿出了一张50圆的给他,他推住我的手说:年轻人,我不能收你的钱,记住我刚才说的话,还有,以后一定要多做好事

谢老爷坐在停尸间的床上递给我一支烟,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就偷着乐吧,我只勾好人的魂,要是我那兄弟黑无常来了,你可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

我无时无刻不在深深地自责,我想告诉她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这一次,我绝不会失约。

鬼是可以回到阳间的,只不过人看不见罢了,也听不见鬼的声音。

听老人说,人死了可以投胎转世,不知道她会不会,我还能看到她吗?她的再生还会记得我吗?——不会,再也不会了,就算她投胎等她长大我也四十五岁了,况且她再生后她永远也记不得我了,我怎么办?难道永远也不能和她重逢了吗?

“借你吉言了哈哈,麻烦代我给牢里的老谢捎两包烟,下辈子当鬼我还跟着他吃香喝辣。”

昨晚我梦到了她,梦到了让我魂牵梦萦的女孩,在梦里她说她想我

“你是谁啊?”女友看着手机沉默良久,打下了这几个字。

一转眼,又快到了清明。

我点开了添加联系人,输入了女友的八字后便成功添加,看着女友拿起手机疑惑的眼神,我的手不住的颤抖,终于可以和她说话了。

老头停止了,我心里很平静,我能猜老头欲言又止的原因,我能猜到他想说什么但又不能说,——怪老头怎么这么神?

我哄她睡着了觉飘去了牛圈,找到了正在和小母牛调情的牛头。

她是冤死的,她的灵魂还一直在飘荡,找不到替身,找不到寄宿,还在孤孤单单地等待,生时寂寞死了还是一样寂寞。

混你二大爷,就你那些事全抖落出去,蹲个一千年都不多,等你出来老子早投胎去了,谁还陪你在这玩,一天天怪吓人的。

——我知道,她是鬼,她是只流浪的鬼,阴阳相隔,能看到她了,还是抓不到她

“好,我陪着你。”

老头看了看我说,小兄弟,不是我咒你,其实你身上老头又摇了摇头,唉,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图片 1

小玉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想你,我知道你也在想我,我在那里等你你却没来,我猜你是迟到了,所以才找到这里来了

“大哥平日里对我多有照顾,孝敬您老人家也是应该的。”

此时,我竟一点都没有感到害怕,剩下的只有惊喜,这一刻,我几乎是含着泪。

我盯着他,眼神错愕。

我猛地抓起了口袋里的护身符,狠狠地扔了出去,去他妈的护身符,我不要,我想死,我要和你在一起,当时,自己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和湖隔得那么远竟然能够把护身符丢进湖里

地府监狱里,牛哥探监,对面正是老谢。

那以后我是不是永远也见不到你了,我不要,我不要我狠狠地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抓住了,终于抓住了,小玉,对不起,对不起,我失约了,你骂我吧,我不想你离开我

“美女不妨试着走出阴影,还有更好的生活等着你呐。”

老头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继续说:记住,以后千万不要把这事告诉你家里人,特别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不然

“就为这点小事啊,成,没问题,我看你小子是想回阳间了吧,我记得你无亲无故的啊,还回去干啥。”牛头脸上有些疑惑。

看着他似乎有点傻的神态,我将信将疑地回到怪老头那个摊前坐了下来。

“起床刷牙洗脸啦美女,上班该迟到了。”、“早餐多吃点,按时吃,中午还早着呢。”、“多穿点,今天怪冷的,可冻死宝宝我了。”、“少吃点糖,牙会被虫儿啃坏的。”、“加油,fighting!”

小玉我想抓住她的手,但抓不到,我使劲地用力,还是抓不到,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嘴上答应着,迫不及待的飘去了女友家。

我也爱你啊你听到了吗?听到我内心的呼唤了吗?感觉到了吗,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是为了你,为了你在跳,这一年我一直活在了虚拟的感情中,我忘不了,忘不了你的影子我该怎么办?

“你都蹲号子了,谁还吊你啊,我去找月老吧,听说他最近经常去鬼上人间快活,我正好认识几个头牌,给他也牵个线。”

——我怎么没想起来,按老人说阴间用的不是公历,用的是农历也就是阴历,难道时间刚刚过了一年?

“这个手机不错,能与阳间的人聊微信,就他了,老板给我装起来!”

你没失约,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阳间一年,阴间一天,今天刚好是阳间一周年。

“那我女朋友咋办?”

对啊,要是树上挂着的是金元宝或者画着是座金山的话怎么样?

“我回家了。”

不是你抓不到,只因心不诚,你怕我会伤害你,是不是在自己的身上偷偷地藏了个在庙里求得的护身符,我是鬼,你克住了我,当然碰不到了我了。

我开心的笑了,能回去就行,既然生不能和她偕老,那我死也得看着她幸福我才安心。

你快说啊,到底怎么了?

第二天一早她醒了,满脸泪痕,我看着她在睡梦中眉头紧锁。

嘿!你们注意到了吗?刚才纸上的摇钱树上挂着什么?

谢老爷被我的话呛的不轻,我都担心他会再死一次。“你小子憋半天就憋出这几个字,那啥,没啥挂念的话就跟我走吧,我也要回去交差了。”

后来路过一个算命的摊子前,冬瓜停住了,这下另外几个朋友更不可思议了,他们说,嘿,大学生还算命,这个我倒不是很信,但我也坐在旁边静静地听。只见我朋友不停地点头,微微地笑了,要走的时候,冬瓜问老头要多少钱,老头说你抽一张吧,随后递过来一个竹筒,冬瓜抽了一张一看,原来纸上画了棵摇钱树,下面写着15元,冬瓜很乐意地付给我老头钱,还一个劲说谢谢。

“这说明我猜得很准确,哈哈哈。”

你不能死,你还有家人,就算你死了,我们的灵魂还是不能永远一起,我不久就会去投胎转世

“老谢啊,你还记得你勾来的那个男鬼不,就那个你让我好生照顾的年轻人?”

几个朋友被我刚才的表现弄得一团雾水,包括冬瓜

“都啥时候了还想着女朋友,你在底下赚够了钱是可以回阳间看看她的,时辰到了快走吧。”

梦里,她告诉我她叫小玉,生前碰到的两个男人,第一个让她唾恨,是他抛弃了自己,第二个让她失望,虽然是有点爱她,可却一直在欺骗自已的感情,原来在家乡他早已结婚并且有了个三岁的女儿,她临死前的那几天,他说谎去看他生病的母亲,原来是去看妻子和女儿,如果告诉她真话或许能原谅他,可是却一直在骗她

“牛哥,我不想回去了。”

难道是真的,今天真的是一周年纪念日?

这种东西的售价十分昂贵,我这穷逼自然是买不起的,于是我只能看些低端的东西。

哈哈哈‘冬瓜’他跑不了了,给他1500吧

牛哥到了阳间就去找小母牛叙旧了,让我自由活动,但一定要按约定日子回来,不然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那晚我不去找她,为什么不去告诉她我爱她?现在就算我死了同样也找不到她了,为什么人会死,为什么阴阳相隔是那么地痛苦?

这个手机,就是我能和女友在阳间交流的唯一介质。

现在是春天,所以没人来。这时候,只有在古装片里才会有的镜头出现在我面前,还好没有出现半夜吹萧声,不然真的会把人给吓死,怪邪门的!忽然,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我穿了很少的衣服,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刹那间似乎是一阵白烟,轻轻地,轻轻地,又飘散了,到底怎么了?我揉了揉了眼,睁开的一刹那,我惊呆了

“梦到谁了?”我明知故问。

我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在湖边散步,那是一个没有人的夜晚,万籁俱寂,时而却能听到一些不知名的虫叫声。渐渐地,我越走越远,来到一片大树林,阴森荒凉,定睛一看,原来,不知不觉来到了烈士墓,(因为我们这的烈士墓就在湖边,以前,夏天的夜晚我们常三五成群地过来玩,胆大点的年轻人喜欢来这幽会)。

也好,如果是个好男人的话,那我走了也能放心。

穿着一身洁白的裙子,飘飘然地向我走来,近了,更近了,看到了,看到了她的脸,还是那么漂亮那么年轻,没变,她一点都没变,快一年了,就象在昨天。——对了,我想起来,我记得去年那天,好象也是在这几天,难道是一周年纪念日?我算算,不对啊,今天是几号,那天是几号,不可能

“啊,今天天气不错。”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老头说的那些话的具体含意,但我很感激,他不多的几句话对我的影响却很大,最后还是没收我的钱,我要回去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这位老者。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缘

“以前都是你骗我,这次终于被我骗到了吧?快出来夸夸我啊。”

她知道我对她是最真的,虽然只有一个晚上,那么短暂,但却又如此幸福。

“啊,投胎了?那还真是怪可惜。”老谢抽着中华,一脸感叹。

——有点怪的一个怪老头

牛头看着我坚定的神情,突然愣住了,牛脸上写满了复杂,有愤怒,有激动,还有一丝无奈。

前几天和朋友去外地游玩,来到一座古寺,由于是星期天,庙里的香火很旺。

“恩,早点休息。”

我想起了刚大学毕业时在杭州时发生的事,在那租的房子里,那个女孩,那真的是鬼?我真的是鬼缠身了吗?但我还是爱上了她,确确实实地爱上了她,还给她卖了可爱的小娃娃,我想把她忘掉,但永远也忘不了,因为对她的爱已经越来越深了——虽然见不到她

我这一生简直就是一个悲剧,眼瞅着要有个美满家庭告别孤儿这个头衔了,节骨眼上却出了这事。

我去买了香和蜡烛,几个朋友看着我傻笑,就像看傻子似的,嘴里不停地唠叨,大学生还烧香拜佛,我没解释,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只有一个朋友和我一样,我们都叫他冬瓜,他跟着我也买了香和蜡烛,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是他很认真。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有点忧虑,我猜想或许他身边发生了点什么事

我唯一的亲人大概就是我那倒霉女朋友,天天骂我是个死鬼,没想到结婚的前一天我出了车祸真变成了一个鬼,而且死得不能再死的那种,连医生都懒得抢救。

有的东西我不能和你摆明了说,希望你有悟性突然老头露出一死奇怪的眼神,小兄弟你想想,你最近或者说是近一两年有没有碰到过什么怪事,你先不要急着说话,心里明白就好了。

“谢爷,一路走好啊!”

是什么?钱啊!是一个个铜钱!

“我想我男朋友了,我好想他能抱抱我。”说完她就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泣不成声。

是啊,都怪自己,第二天我失约了,我没去陪她,我自私,我胆小,因为我害怕,我怕自己遇到了鬼,但她对我是没有恶意的,或许是太孤单了

那倒霉女朋友一分钱也没给我烧过,更别提我那帮狐朋狗友了,连一口他们敬的酒都没喝上。

“好久没看到你这么有种的鬼了,可你要知道,放你走我回到地府也是死路一条。”

“这小子真奇怪,里面那个男人明明是...”



“恩。”

“少来了,你监视我有什么目的?”还好她没往鬼神那方面想。

“我感觉你有点不开心啊,你头像是你男朋友吧,挺帅的。”

“你猜猜看啊。”

我点了点头,稀里糊涂的跟着他走了。

她就这么坐在长椅上,一边哭一边盯着手机发呆,没有回我的消息。

我愣住,没有回她,只是再一次伸出虚幻的手摸向了她的头发。

就这样,我离开她三年后,仿佛又一次融入了她的生活。

牛头一脸孺子可教的神情,看起来十分诡异。

我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鬼。

可我还是宁愿你能别再喜欢我了,喜欢这么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死鬼。

“但我很爱他啊。”,“我男朋友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我和牛头并排站在咖啡馆外面,看着他俩的约会。

茅先生说你是个好人,投胎也会投个好人家。

“这怎么能叫监视啊,都是我猜的。”我忐忑着说了个谎。

图片来自网络


茅先生还说你到阳间已一月有余,再不回去便会灰飞烟灭,谁也救不了你,那样我们连下辈子也没有了。

而我的手也从她身上穿了过去。

“老牛,咱们是多久没遇到这种人了?这小子有没有一丝我当年的风采?”

“我男朋友。”,“我梦到他笑着朝我走过来,抱住了我。”,“他又说我傻,像以前一样。”

“是不是在想我啊,哈哈。”

“小兄弟这是干嘛,被人看到不好的。”牛脸慌张,手上却不自觉的把烟往兜里塞了塞。

“放下从前,我介绍个更帅的男生给你认识。”说完我发了张网上找来的帅哥照片给她。

我终究还是走了,祝你这辈子幸福,下辈子我还当你男朋友,再也不先跑了。

女友回到家,痴痴地望着角落,眼泪夹杂着笑容,拿出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漆黑的头像了。

她瘦了,脸色苍白,整个人憔悴了许多,我从没见过她这幅样子,印象里的她一直活泼开朗,拉着我蹦蹦跳,像极了一个孩子。

很快便到了和牛头约定的日子,这几天她变得开朗了许多,脸上时刻有着一抹微笑,我很开心她能走出阴影。

她猛然惊醒,左顾右盼,又哭了起来。

他还说咱俩有缘,来世定会相见。

“我要睡觉了,晚安。”

我很放心,也很欣慰,由衷的祝她幸福。

“那啥,下个月您去勾魂能不能带上我啊,我给您打个下手。”

“生活不止有悲伤和痛苦,还有诗和远方。”

都说鬼是没有眼泪的,可看到她这幅摸样,我总觉得眼角有东西堵着,十分憋得慌。

我眼睛发酸,默默坐在她身边,直到她起身回家。

图片 2

我跟着她一路,越来越感到不对劲,她怎么到这来了,我俩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公园,又坐在了那条长椅上,北风呼啸而过,冻得她一阵哆嗦。

这些天她过得都比较轻松,我看在眼里由衷为她感到高兴。

图片 3

“哈哈哈,还是个情种,想牛哥我当年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啊,我女朋友俩手都数不过来!”

其实你一点都不傻啊,就算傻也是傻得可爱,天知道那些你闹我笑的日子有多快乐。

牛头抽着烟若有所思,神情严肃的看着那个男人。

“节哀顺变小兄弟,我还是很好说话的,看你这辈子怪倒霉的,也没干过啥报复社会的事儿,到了下面我给你谋个差事,以后跟爷混,保你吃香喝辣。”

“他女朋友其实一直都知道他在身边,还找了茅先生去超度这小子。”

我还是我,你还是你。

“别担心,等爷出来继续带你混。”

做鬼时间久了记忆力便会下降,对阳间的许多事都变得模糊,但我始终记着我的女朋友。


老谢瞪大了眼睛,舌头伸出了老长,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有情人啊,有情人!”

我死了已经快三年了,英年早逝。

“不要!”小妞还是挺能抵得住诱惑嘛。

我一直记得她捏着小拳头对我说:“看见沙包大的拳头了吗,打在你身上你可能会死哦。”然后装模作样的朝我身上招呼。

“你嘀咕啥呢,还走不走了,老子赶着去投胎,快带我回去,说不准下辈子我还能见到她呢。”

“你到底是谁,怎么每天都知道我在做什么?”她拿出手机一字一句的打出了这段话。

在阴间生活需要钱,钱的来源一是亲朋好友烧的纸,天地银行的。二是鬼是在阴间的工资,由于我刚下来谢老爷就被打倒了,我也没攒到什么钱。

“想屁,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死后的世界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留在了阴曹地府,做了一个鬼。

“你还挺有意思,我现在很忙,没空理你,晚上再聊吧。”我看到她嘴角笑了一下,放下了手机继续炒菜。

“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只是我看不到你罢了。”女友喃喃自语道。

我赶忙打马虎眼,“开个玩笑啦,哈哈,不会把你吓到了吧。”

“哦?那个人模狗样的阴阳先生?”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真像我男朋友。”

又是两颗豆大的泪珠滴在了手机上,看得我一阵心疼。

“不猜。”这小妞还是那么有性格,我喜欢。

“唉,把月老电话给我,我安排一下让他俩下辈子还在一起。”

“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呀,哈哈哈。”我不知道是我的这句话太过诡异还是怎么,女友的表情十分复杂,半天没有回我的消息。

我也想去享受,但我没钱,我自幼无亲无故,所有东西全靠自己来打拼,没想到到了地府还是一样,我只能住租来的小房子,靠着给鬼打工来维持鬼生。

“哈哈哈,这老小子。”

我看着我攒了将近三年的鬼钱就这么挥霍一空,肉疼啊,毕竟清苦了一辈子了。

我依稀记得白无常谢必安老爷来勾我魂时我错愕的神情,直到他伸出大长舌头给我表演人头分离术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不是魔术,我确实已经死了。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鬼用版微信,与阳间的无异,直接添加好友就行,只不过头像不能更改,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

可当我到了她家,看到她一边做着饭嘴里一边念叨着什么,念着念着就哽咽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进了锅里。

她还找了一个男人,比我高,比我帅,一身名牌看着也比我这穷鬼有钱,而且刚毅无比,天生克鬼,他俩的约会我连靠近都不能。


“咋啦牛哥,咱们啥时候走啊?”我最后望了女友一眼,两行清泪流了满面。

我边跑边大喊:“女侠饶命啊!”

“好吧,可能我有点太多疑了。”她还像往常一样神经大条,傻乎乎的,我放下心来。

“记得啊,怎会不记得,这小子孝顺爷爷,爷也看他顺眼,以他的头脑留在地府办事日后定有所成,当个你我这样的鬼差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虽近在咫尺,却又如隔了千万里。

那月正逢是情人节,晚上她打扮了一番,在我叮嘱多穿衣服之后出了门。

我已经下定决心,等期限到了,我就躲起来,我还不信这傻牛能找到我,不能投胎就不能吧,就这样看着女友也挺好。

我看着他伟岸的身影,欲哭无泪。

那一瞬,我从这些天与她斗嘴玩闹的幸福中清醒了过来,我才想到其实我是个鬼,我什么事都做不了,连抱她一下都不行。

“哈喽啊美女。”我激动的打下一串鬼语,只听女友手机“叮”得一声。

只是她时常盯着角落里出神,我就站在那里,搞得我还以为她能看见我了一样,我可不能被她看见,会吓坏她的。

我觉得我这个人生导师做的还是比较成功的,正一步步带领女友走出阴霾,走向人生巅峰。

“地府还有烟抽?”

我以为她是要去约会了,打心眼里为她感到开心的同时心里又有些酸楚。

“小事小事,不过你别乱跑,一个月之内必须跟我回来,不然你就只能待在人间永世不得超生了。”

“你能一直陪着我吗。”

她眼角突然跳了一下,“神经病吧你,不说我就把你删了。”

在这里有着和人间一样的生活,有小区,有学校,有市场,甚至有妓院有棋牌室还有KTV,用阎王爷的话来说:做鬼也是需要享受生活的。

至少我还能看着你,不是吗。

女友人虽然傻,但一直是个坚强的女孩儿,我俩认识了五年,恋爱了三年,没见她流过眼泪。

当然地府里能人很多,也开发出了一些高科技产品,比如鬼衣,穿上之后就可以与人间产生联系,你心心念念的人就能看到你。

可这种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

“好的,祝你做个好梦。”

我好像又回到了阳间一样的生活,自己一个人上班下班,孤苦伶仃的。

“我真的在你旁边啊,傻子。”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女朋友挺不靠谱,整天迷迷糊糊,动不动就对我恶语相向,拳打脚踢的,但我还是很爱她,也很想念她。

“他...他还哭了。”

到了下面我才明白谢老爷确实没骗我,不过还没等到我吃香的喝辣的,他就被阴间警局带走了,理由是贪污受贿,需要接受调查。

“别伤心了,前面还有更好的等着你呐,再说了,你都28了,再不嫁人不就成大龄剩女了。”

“他投胎了。”

“一定会遇到的,下辈子你的命可好着哩。”

看着她的头像依然是我俩合影的时候,我悲伤的心情终于没能止住,连心脏仿佛都停跳了几拍。

我愣了良久回道:“你男朋友肯定不想看到你这样,赶快找个好人嫁了吧。”

我呸,老杂碎,就你这熊样,吊死鬼都看不上你,吹啥牛逼,你忘了你调戏人家被投诉的事儿了?

女友神情明显暗淡了下来,“帅什么啊,丑死了。”

哼,老子都死了你就不能夸我两句嘛?

“我还以为你去约会了呢,怎么去公园了。”我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而我留在地府,唯一的原因就是我还放不下她。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成为谁。”我突然萌发了逗一逗她的想法,就像以前一样。

果然可以交流,这阴间的科学家还真是牛X啊,我心里想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没干嘛。”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摸向了她圆圆的小脑袋,只见女友一个哆嗦,朝四周望了望,随即摇了摇头。

为人无奈,没想到做了鬼还是这样,丝毫改变不了什么。

“那牛哥您看?”

牛头沉默半响,不知又想起了哪头被他糟蹋了的小母牛。

图片来自网络

我又找到了牛头大哥,朝他兜里塞了两包烟。

“我女朋友俊吧?不比你那些小母牛好看多了。”

“我梦到他了。”

我不想让他太难做,只是叹了口气,“唉,我知道了。”

当然这种生活在遇到我女朋友之后就结束了。

转过身点了一颗从地府买的廉价鬼烟,又递给了牛头一颗,便不再看他。

“你成天说我傻,可这次我很聪明,这么冷的笑话哪里能逗得我开心嘛,我有那么好糊弄吗?”

“别别别,姑奶奶,你就当我是个来自远方的朋友吧,俗话说得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聊聊呗。”

到了晚上我又找她闲聊:“美女在干嘛。”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啊?”

“我想我女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