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汇总

 热点汇总     |      2020-04-17

欢迎回来。小枝迎上前来,不顾我惊诧的表情,递上一杯清酒,笑靥如花。

围观的人渐渐靠拢,某个房客蹲下身,用手指戳了戳房东的身体,马上吓得缩回了手。硬硬了。

我在脑中千万个问题中搜索,不知道应该用哪个出来应付眼前的状况。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最后我挤出一句。

怎么可能,才刚倒下。另一个大胆的肌肉男房客抓着房东的衣服帮他翻了个身,或许是用力过猛,房东的身体被甩得老高。肌肉男抬头看了看大家,说:太轻了。

你不认得这个地方了吗?小枝说完,嘟起嘴往旁边指了一下,我环视四周,光线顿时暗了下来,老式的墙壁和地板,搭配精致的设计和摆设4号公寓!这里是小枝的房间!

众人围了上来,看着肌肉男解开房东的上衣纽扣,里面除了头部和颈脖等外露部位是人的皮肤,里面挂着血囊,其他部分竟然是个空的支架,俨然一具木偶。

我是从现实进入了梦境,还是从幻象回到了现实?

难怪。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说,我是房客中第一个到大厅的,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这了,一声不吭,原来根本就是个傀儡娃娃,真恶心。

怎么样?喜欢这里吗?刚才都看到了什么故事呢?能说给我听吗?小枝转身坐在扶手椅上,端起酒杯望着我,那种感觉,那种气场,和房东完全一样!

大家都看看对方,都弄不清究竟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究竟是谁?

该不会房东一直是个木偶吧?妈的!被耍了这么久。现在寄生的木偶被破坏了,魔力怕且也消失了吧?哪有这么荒唐的事?你相信有超自然力量在操纵这木偶吗?那你在公寓里住了这么久,所发生的事情你怎么解释?一轮舌战后大家都不说话了,个个变了个脸色。

小枝摇摇头,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那现在怎么办?过了好久,最后还是肌肉男问了一句。

斗争了好一阵,理智终于占了上风,告诉我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拉起小枝说:跟我离开这里吧,刚才说故事的房客都死了,房东也变成了木偶。

如果操纵木偶的魔力消失了,这栋公寓里的怪事应该也不会再发生了吧。我建议大家回房间休息一晚,理清一下,明天咱们再开个会。听完建议,大家纷纷点头,转身陆续离开了大厅,肌肉男还把木偶连同它身上的衣物一并扔到了壁炉里,火焰一下旺盛起来,我似乎还听到了一阵惨烈的尖叫从壁炉里传出来,随后便是木偶那象征性的笑声,在大厅里回荡。

你是指他吗?小枝抽回自己的手,指向墙的一角,刚才在楼下被烧掉的人偶居然就坐在那里,咧着嘴好像在对我笑。

走吧。小枝拉拉我的衣袖,我回过神来,跟着她一起上了楼。

他本来是个手艺人,自己做人偶去卖,偶尔用那些小玩具开个小剧场,吸引小孩。小枝踱步到木偶附近,继续说:他妻儿嫌他没有志气没有前途,扔下他跑了,他伤心得不行,于是我告诉他一个办法,变成和他的木偶一样没有心,就不会痛了。他照办了,剐空了自己的内脏,换上了木支架,变成了一具真人木偶。他是我第一个房客,于是我让他代替我,在众人面前担当房东的角色。

告别以后我们各自回到了房间,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一直在想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好好一个故事会,最后怎么就这么奇怪地结束了。大家说的故事都是真的吗?还有大家说到公寓里发生的事都变了脸色,究竟公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小枝平静地说着,脸上不带一丝情绪,就像一切都是那么平凡,我突然感觉汗毛全都坚挺了起来。我仿佛看到她操纵那具玩偶,引诱104房客尝试不老泉而杀人,逼103房客烧死自己家人,又换上103房客的皮囊去蛊惑其他人,一切都和大家说的故事一样。

楼下一声尖叫打断了我的思索,接着便是脚步声和吵杂声。我开门从楼道往下看,大家都急急忙忙地朝楼下跑去。这时小枝也走出了房间,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二话没说,跟着人群来到一楼,更确切来说,是大家围着的101号房。

想不到房东竟然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折磨别人让你感到快乐吗?我有点无法接受小枝就是幕后黑手的事实,我想她给出一个解释,哪怕是骗我的,或许我真的喜欢她,或许我真的想和刚才的幻象一样和她永远这么幸福平和地生活下去。

我钻过几层摆着惊愕表情的人,来到101门口,刚才讲故事的101房客躺在床上,鲜血不断从空洞的眼窝中喷涌出来,染红了床单,顺着边沿滴答滴答地滴在地板上。听说刚才有人经过的时候发现门打开着,里面就是这个境况。

根本就不存在房东。小枝反驳道,在这里没有所谓的租约,大家平等地聚在一起,说说故事,然后各自为自己的利益胡作非为,有人为青春而杀人,有人为视力而夺命,如果非要说,那么大家都把灵魂出租给了心里的恶魔,大家都是自己的房东!

隔壁又是一阵骚乱,我跟了上去,住102的那个女人也躺在床上,身上的皮肤不见了,只剩下血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筋腱裸露在外,旁边不时有人在呕吐。

这是什么谬论?根本不能作为你胡来的借口,跟我走吧,离开这里,我们一起生活。我拉起小枝就往门外拖。小枝没有反抗,一声不吭跟着我来到楼底。经过一楼走廊的时候,我看见大厅里坐满了人,大家一反常态地冷静,优哉游哉地看报、打游戏、玩手机大家都怎么了?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啊!我朝大家喊道,可是房客们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干着自己的事。

我略感不妙,推开人群跑到103号房,果然门也没有锁,推开门就看见床上是一块人形焦炭。我紧接着冲进了104,没错,正如你所料,床上是一团返老还童过头的胚胎。大家都按照自己说的故事里的方式死去了。

离开这里,去哪里呢?小枝在身后说,回到那个残酷的世界,为疯长的楼价和无良的毒假食品而烦恼吗?为工作和婚事受气,为社会和生活担忧吗?大家都想通了,都回到这个能自己操控的世界。不,应该说大家根本无处可去,在这里,每个人都有着魔力,每个人都是神!而换得这一切的代价,只是每个月的一个小故事。在这里,我们可以继续生活下去,就像刚才一样。

人群开始沸腾起来,恐惧,猜疑开始爆发。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在人群里看见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可是再去寻找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人群乱了,有些奔向大门,有些跑回自己房间,我找不到了小枝,被人推倒,践踏,不知过了多久,走廊上只剩下了我一个。

我的眼前又闪过刚才幻景里的场景,光晕照在小枝身上,明亮清爽的房间里洋溢着香气,在那里,我是一个作家,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我拥有一切。

只是,那一切,都不是真的。

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到现实奋斗,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活下去的。我伸出手,拉起小枝向大门外走去。我不想呆在这幻景里,因为在这个世界,梦,总有一天会破灭的。

一股强大的力量扯住了我的手,回头一看,我已经站在了门外,可是小枝却像被无形的力量卡在里面,不管我怎么用力,她也丝毫不动。

我走不出这栋公寓。小枝平静的话掩盖不住心里的伤感。我放下了手,看着只是一门槛之遥的她,我们之间却像隔着几光年的距离。

她说出了所有事情的源头,公寓的秘密,魔力的秘密,还有,她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