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汇总

 热点汇总     |      2020-04-17

有一天女人躺在罗的怀里,问:用文字描写杀人该怎么写好?

在我的老家安徽南陵县城,有一条横穿县城南北的河,名叫漳河,一件奇事就发生在这条河里。
  数年前,在改革开放政策驱动之下,县城的面貌也日新月异地起了变化。那时,在县城的北郊的一片坟地上,一片楼群正拔地而起,便有许多搞水上运输的外地人和当地人,开着小型的机轮船,来往于漳河中。
  有一王姓夫妇,也是每天忙于做着运输建筑材料的生意,天黑了,就把船停在长有一棵大柳树的河边。有一天晚上,王妻在船边纳凉,忽然看见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从河里爬到柳树边上,便喊丈夫出来看。等他丈夫从船舱里出来时,却什么也没有了。第二天早上,王妻起来煮饭,一条鱼从柳树根部的河边跳到船沿上,王妻走上前,伸手正欲捉住那鱼,眼见已经捉住了,却感觉手心空荡荡的,拿开双手,只见一滩污水。王妻把此事和丈夫讲了,丈夫也很纳闷,夫妇俩都觉得此处不祥,就把船换到另一个地方去停泊。
  果然,过了几天,此处就有怪事发生了。
  那天,这对夫妇的船又开到了靠近大柳树的河边,此时,河里有三个小伙子在河里游泳,见到船来,就要爬上船搭船上岸。他们向船游过来,其中两人很快抓住了船沿,轻松的爬上了船,最后那位拼命用力往上爬,可怎么也爬不上来,但见他慢慢地放开了抓住船沿的双手,缓缓地沉了下去……
  王姓夫妇和先上来的两人起初还以为那人在开玩笑,没多理会,过了好久,水里没有动静。他的两个伙伴就在船上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姓王的男人也把船上一张大网撒向河里,开着船横拖过来竖拖过去,就是找不到那人或者他的尸体。
  到后来,岸上来了一个老者,拿来一个木制的灶台上用过的锅盖,往河里一扔,随后奇迹出现了:随着锅盖从水里浮上来的一瞬间,那人的尸体立马浮了上来。
  人们都觉得奇怪,纷纷围住老者,询问原因。
  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慢条斯理的说:“从这个小伙子死的迹象看,是鬼把他弄死的。每个人家的灶台上都有一个灶神,鬼比神小,锅盖上沾有神气,所以那鬼见了神气就害怕逃走了,尸体当然也就出来了。”
  近几年,王姓夫妇仍一直在漳河上跑运输,却再也没有怪事发生,不知是否那鬼换了个地方,就此绝迹了。

蜈蚣的身子忽然裂开,很多小蜈蚣钻了出来,密密麻麻的,看的我浑身不自在,好恶心。

晚上我偷偷爬出来看了一下她的房间。最普通的女人的房间,梳妆台上放了张很大的照片,看那照片让我受不了,这女人太普通了,我难以忍受我的宿主这么丑。我决定改变一下。

那天三人餐座吃得并不寂寞,勾引与反勾引,媚眼与反媚眼,我冷眼旁观,虚伪的,麻烦的人类。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生活在一个女人私处里的鬼,在我们的世界,是最低微,最普通的那一种。

又过了不久,大概女人觉得很痛苦,就去了医院,我听到一个老太婆说,需要引她出来。我心里很害怕,难道有人知道我的存在?这时候就嗅到一阵阵香味,小蜈蚣门闻到味道,纷纷往外爬,一会就爬了个光,我松了口气,觉得很清净,不一会一个铁东西伸近来,把那个老蜈蚣的尸体夹了出去,于是,我就活在这里,打算在这里定居。这里真的很合适我,我跟随了这个女人,成了她的阴鬼。

如果你不相信,或者看不起我,就请你看了这个故事。

每次我冷冰冰的看着这个男人进出的东西,心里充满憎恶。我说:宝贝,这不是你要做的。

那天晚上就有男人向她求婚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在荒山里的一个烂木头里,只看到迷茫的雾气和腐烂的枯木,陪伴我的是发着酶气的蘑菇。我就那么躺着不能动,被风吹的有些发皱,我害怕太阳!一点点太阳都怕。

那天晚上女人来了月经,我正在睡觉,忽然一股红色的血液流出来,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我感觉自己似乎膨胀到无限大,几乎发狂。我脑袋里不断闪现一些镜头。我和那个颧骨很高的女人搂抱在一起,浑山上下都是手,到处都是红色,红红的,艳艳的,我很兴奋,我看到女人在削苹果,她的丈夫躺在沙发上看书。女人忽然拿着水果刀在自己胳膊上的动脉上比量,然后她又看着她丈夫脖子上的动脉。

一天夜里,我正在睡觉,忽然觉得自己在移动,我看着顶上的月光,发现我在草丛里快速的穿行,底下是西西簌簌的声音,象是有很多脚在地上飞跑发出的声音。我很害怕,怕被放在露天,能见到太阳的地方,就紧紧抓住一个突起。我后背滑滑的,凉凉的,左右看了看,发现有密密麻麻的四肢。我倒吸一口凉气坐了起来,发现载着我的是一只蜈蚣。

第二天女人醒来,痛苦的哼了一声,接着她恐怕该看到一些恐怖的东西了,她会看到床上那对像蛇皮一样的蜕皮,还有黄糊糊的,渍满床单上的液体---那时她体内的脂肪,人真恶心,浑身涨满了这种粘糊糊的液体,几天不排便就撒发出臭气。

后来可能她觉得幸福,因为下午就买了很多漂亮衣服回来。我冷笑。

女人用她那特有的,有点沙哑的声音笑:男人不都喜欢这样的吗?

我看到她的脸,我忽然觉得有点奇怪。她的脸让我有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脑子里忽然闪现一个场景,一个身上有着很多很多手的女人,缠绕在我身上,只是一刹那,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是我脑子里第一次有想法。

然后我听到她的尖叫。人类就会大惊小怪。我探头出来,看到女人像个看到老鹰的母鸡,在镜子前,捂着脸,眼睛睁得大大的。

太阳透过青草叶,越来越亮,完了完了,我要死了!蜈蚣又开始动,我打算钻到它肚子里了!

我说:霍~霍~霍,宝贝,现在还不是时候,安静点宝贝

我拒绝在他们婚后给这个女人性高潮。

我爬到她身上,首先来到她的腹部,肚皮脂肪很多,我将她的腹部切开,就看见半透明的,黄色油膏,我觉得恶心,可我还是下手掏出除了那些东西,就扔在她身边,我看着塑造好的腰身,觉得不满意,我给她修了一个完美的肚脐。我坐在她的腹部上,翻弄着人类乱糟糟的身体,我不知道是否其他的鬼也能这么做,因为我还没见过其他的鬼,我所有的记忆就是在山上的烂木头里。

可怜的宝贝,被我作的那么漂亮的宝贝,被我赋予了强烈欲望的宝贝,只好用手解决。我才发现,原来人类还有这样的发泄渠道。

他们在餐厅里,男人说;你怎么忽然变这么多

我给女人强烈的性欲,掩饰了她的杀人冲动。她放下刀,开始亲吻她的老公。那个男人好像很意外,也很困,他有些不耐烦,就想在沙发上草草了事,可女人兴致很高,他们之间就产生了矛盾。女人的男人象水一样,懂得逆来顺受,而且竟然在性爱方面也能够风来将挡,水来土掩,女人虽然觉得意犹未尽,可是说不出什么,而且那个男人使出了男人的杀手锏,就是打着呼噜作熟睡状。

女人说:今天是我25岁的生日,算命的说我25岁时候,生活会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改变,达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就发现,已经开始了。

我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她颧骨很高,我将手按到她的脸上。

我爬到她的胸脯上,我怀疑这个女人怎么有勇气活下去,胸脯很平,好像胸部的脂肪都跑到肚子里去了。我抓起那些黄油往她的胸部里塞,塞了很多,但还剩很多,就都抹到她屁股上去了。我笑嘻嘻的拍拍她柔软的乱颤的胸脯,嗓子里发出嘎嘎的声音。

哈!我使劲搞起鬼来,我看到这里的肉壁在蠕动。这女人该疼的打滚了。

女人手里拿着刀,不断的把玩,我知道人类的潜意识里,都有杀人的欲望。每个人都有,他们有时候想杀的是自己,有时候是别人,但更多的是别人。当他们看到别人的头?セ蛱那嗌亩觯∏伤鞘掷镉械兜氖焙颍陀锌成先サ某宥?/p>

我们爬了很久,母蜈蚣累的不行了,她爬在地上喘着气,天渐渐亮了,我很害怕,太阳要出来了,大概蜈蚣也很害怕太阳,它藏到了一处草丛里。

大丈夫刚从厕所出来,不置可否的说:不知道,我又没杀过人

我笑了。

我看到镜子里的女人,我创造出来的女人,渐渐变得有意思,渐渐变得可爱。

我往上爬,我看到我的小手黑黑的,在她白的皮肤上,我还第一次看到我的身体,虽然只是一部分。

事实上人间里是有很多鬼的,我们生活在你们当中,你门看不到我们,但是你们一切行动我们都能看到。很多时候,许多事情都是因为我门的存在而发展的。

男人说:我喜欢你想在的样子,只是你的眼神里有了些别的东西

蜈蚣到了这里也很满意,它蜷缩在一个地方,就开始抖动起来。它要生小蜈蚣了。我心里很不高兴,如果它弄出来一堆闹烘烘的崽子和我一起分享这个地方,那可乖乖不得了,我会活的很不开心,我不习惯和生物一起活着,于是,我就开始搞鬼,我搞鬼,把这里弄的乌烟瘴气的,这时候我听到女人的呻吟声,我很奇怪,这是那里?怎么有女人的呻吟?我忍不住悄悄爬到外面张望,才发现,我原来到了一个女人的私处里。可能是这个女人在野地里方便,被蜈蚣钻了空子,它急着想生产,就不顾一切的钻了近来。它需要血。

我缩在她身体里最暗的角落。女人兴高采烈。

我给女人强烈的性欲,让她散发出磁性的信息,男人很快嗅到了,并作出暧昧的反应。女人也许不知道,她暗暗奇怪自己变得这么强烈的欲望和越来越难以捉摸的心理。

女人写作。她总是坐在电脑旁,写什么不得可知,据说销量很火。那天女人很兴奋的和她丈夫说她开了个新文章,目前还在构思中。他丈夫没有兴趣听是什么构思,女人有些不高兴,但坐在电脑前还是高兴的哼着歌,打字噼里啪啦的。忽然她问:人在被杀之前是不是非常害怕

一个漂亮的女人首先承担的危险系数就要比普通女人多很多。我的宿主,在我和她融合了之后,一天天漂亮起来,像个吸足了血的吸血鬼。

女人的丈夫是个搞化学的,谈论的都是化学,不错,化学和他那令人乏味的外表语言都很相配。那个罗是学中文的出身,毕业后从商。一介书生,入商海狼性不足,入佛门六根不静。女人在奇怪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东西,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有时候女人也很变态,觉得自己和一个很不如自己的人在一起,有异样快感,所以还有的女人幻想和叫花子作爱。

?杀人的人是不是也非常害怕?

她仿佛在控制着自己。

蜈蚣行动很快,肚子很大。大概它要生小蜈蚣了,它在找地方。我在想,我要不要超升,如果我想,着就是个机会,如果我躺在荒山里,我是一辈子也碰不到一个替死鬼的。可是我不想做一个爬虫,那样过草草的一辈子,等者下一次轮回?但是如果太阳出来了怎么半?那我就永远永远的消失了,我打不定主义,决定还是静观其变。

饭后他们到公园散步,男人向她求婚,女人就答应了,我看了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我不喜欢他。

那天她遇到了男人的朋友,一个叫罗的男人,那个男人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也是你怎么变化这么大!我一眼就看出来那个男人的懊恼和沮丧,也许他没想到以前不经意的女人能够这么漂亮吧,好色的可悲的人类。

女人问什么东西?

那个男人笑了。

正当我要钻进去时,忽然眼前一黑,我门到了一个湿湿的地方,很黑很黑,密不透风,并发出酸酸的味道。天那,这是哪里?着真是太好拉,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我需要的地方。

男人说:很妖气,很妩媚,还有点鬼森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