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bob体育

 联系bob体育     |      2020-05-01

李杰民,1949年2月生,陕西丹凤人。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政协委员,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文联委员,陕西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西安理工大学客座教授,陕西省三秦文化研究会研究员,陕西太白书院常务副院长,陕西省文化艺术品司法鉴定中心专家鉴定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中国书法教育、创作和研究,其书法艺术深深扎根于传统之中,从北碑入手,旁博众帖,用笔娴熟,纯正自然,严守法度,结构险劲,线条拙朴,尤以行草见长,给人以厚重深遂之美感。书法作品数十次地参加陕西省和全国及国际性展览并获奖,曾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和美、日、法、韩等国家及港、台地区的博物馆和个人收藏。

12月17日上午,由陕西省文联指导,陕西省书法家协会、陕西书学院主办,陕西吴三大书法艺术研究院承办的纪念吴三大先生逝世一周年书法作品展暨吴三大书法艺术研讨会,在西安亮宝楼举行。图片 1文化艺术网-文化艺术报讯(见习记者 侯春晖)斯人已逝,风范长存。12月17日上午,由陕西省文联指导,陕西省书法家协会、陕西书学院主办,陕西吴三大书法艺术研究院承办的“会古铸今 通变生新”——纪念吴三大先生逝世一周年书法作品展暨吴三大书法艺术研讨会,在西安亮宝楼举行。图片 2参会人员合影图片 3参加开幕式的嘉宾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建贡,中国书协顾问、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钟明善出席开幕式并致辞,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王行舟主持展览开幕式,吴三大之子吴小耕致答谢辞,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邓理宣布展览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书法家、书法爱好者等共计300余人参加活动,以此缅怀吴三大先生对书法艺术和中华传统文化的贡献。图片 4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建贡致辞图片 5中国书协顾问、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钟明善致辞图片 6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邓理宣布展览开幕“书展大笔墨、胸蕴大气象、神驰大风景。”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为此书展题词称:“先生三大此之谓也”。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钟明善教授,为先生辞世周年书展题词:“艺道长春”。图片 7吴三大照片吴三大,原名吴培基,号“三大”、“长安憨人”,中国著名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全国书法评审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协名誉主席等。他是陕西省书法家协会的创始人之一,长期担任省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主持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持工作。图片 8吴三大书法作品作为陕西和全国老一辈书法家的杰出代表,吴三大先生的书法因为粗犷豪放、鬼斧神工、气势恢宏等显著特点,人称“书坛圣手,八荒一家”。又因其诗书画印皆通,被称为杂家。其书画作品在中国美术馆、陕西美术博物馆等多家美术馆及日韩欧美等外国展出,广泛受到赞誉。 为西安火车站、西安机场 、西安海关等题写的巨幅大字,被誉为“西安名片”;还为《人生》《西安事变》《高山下的花环》《神鞭》《红高粱》《满城尽带黄金甲》等七十多部电影电视剧题写片名,为西安京剧院、实验剧院、戏曲研究院、歌舞剧院、人民艺术剧院等全国各地众多单位题写门牌,特别是从中原入秦、横贯陕、甘、宁、青等西北地区,经常可以看到先生题写的牌匾,因而民间称颂他为“长安牌匾王”。吴三大先生1933年10月生于西安一个书香之家,自幼天资聪颖,酷好书画。少承家学,诗文颇具才气。青年时投笔从戎,成为志愿军文工团战士。退伍后从事话剧和电影工作并坚持发挥书法绘画才能。他生前曾说,“书法是我终生执着追求的艺术事业,它是我生命的寄托,精神的家园,人生的归宿。”他用卓越的书法艺术成就见证了自己的毕生追求。在书画界,他被称为陕西乃至全国的一面旗帜,文学修养、人品修为、治学精心、研艺严谨等学养和人格力量深入人心,尤其是他的书法艺术深深地扎根于祖国大地和人民群众,为弘扬书法艺术和中华文化作出了突出贡献,其成就和声名远播海内外。据了解,此次展出的100幅书法作品,均为吴三大先生生前力作,分别选自于他在不同时代、不同艺术风格的代表作品,从中可以观赏到他一生的艺术追求、艺术品格和艺术成就。图片 9画展现场图片 10研讨会现场图片 11研讨会现场图片 12研讨会现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王行舟主持了吴三大书法研讨会,会上杜中信、李成海、肖云儒、陈建贡、魏良、卫双良、张红春、岳钰、郑楷、李彬、杨乐生等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教授,高度肯定了吴三大先生的书法艺术价值和对当代的艺术贡献。吴三大先生众多在全省全国书法界已经产生广泛影响的学生,纷纷撰写了缅怀先生的专题文章,比如李功名的《一个生命的不朽在人民心里》、卫高潮的《书法艺术》、卫双良的《吴三大对中国书法的三大建树》、遆高亮的《我对吴三大先生及其书法艺术的解读》、魏良的《笔腾龙蛇舞、墨翻风雨惊》、薛军的《看似平凡却非凡—论吴三大先生的牌匾艺术》、秦向东的《新时代伟大的书法家吴三大》等,他们分别从不同角度,全面介绍了吴三大先生的艺术追求、艺术情怀和艺术价值、文化贡献。图片 13研讨会现场“痛失长安无三大,堪慰笔墨有余香”的惆怅与无奈,不只是一个人的感受,而是文化场域斑驳底色中凝聚的共识。“今天我们只能面对他的艺术作品寄托我们的哀思。”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研究员、教授李彬评价说,“吴三大先生是新时期以来陕西乃至全国最有影响、最有个性、最富艺术色彩的书法家之一。他是一个书法家,他的言行举止精神境界却超越书坛,始终没有高高在上,是大师,也是平民。在这种积极入世的草根情怀中,他把书法不遗余力地推向了大众,许多人是通过接近他熟悉他喜爱他而认知书法的。因而,吴三大先生是我们这个泛文化时代书法艺术的坚守者和探索者,既不逃避,也不媚世,而是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自己的审美主动性。”李彬道出了展览参观者和书法界人士的共同心声:“吴三大先生在生前,充分利用自己的影响资源,引领时代风气,彰显国学之美,把书法艺术发扬光大。这种发扬,是多元而不是媚俗。多元是一种文化景观,而媚俗是大众文化的人为个性化,指向的只是外在的新奇刺激,不涉及真正具有个性的创造。”“先生一生选择了艺术追求,并将生命献给了这个选择。他的重大成就也在于此,把中国书法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吴三大的学生、中国章草书数码字库创建人卫高潮表示,“组织举办先生的书法作品展览和书法研讨活动,旨在通过这种形式学习先生的艺术追求精神,发扬艺术之光,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服务社会。”

李杰民的书法

贾平凹

在西安酷爱书画艺术的人很多,各种民间书画团社也多,常常见到一些人的名片是院长、社长、主任一类的头衔,吓你一跳。这种局面说繁荣也好,占山为王也好,但从长远计,宁滥勿缺而不要宁缺毋滥。于是,我们三五相好常聚在一起,到谁家去要吃要喝,展纸磨墨,涂的满墙是画,一地是字。这帮朋友里最痴情的要属肖云儒、费秉勋等。而去的最多的地方当然要数李杰民家,他那里案大,又有他老婆做的商州糊汤面,每有人来,他都迎自楼下。他额头高耸,我们都称他“高额”,送他家的名号是“破纸费墨堂”。

我和杰民等原本不是出于书画门第,半生与正宗的书画组织无牵无挂,到了中年,豁然忘了往事,天地入虚襟,喜欢书画纯属天性,也就活得无拘无束,也因无拘无束就率直可爱起来。为《广艺舟双楫》的观点争吵得面红耳赤,为一支笔在墙角撕夺,弄的一脸墨黑。都是不惜书的,连写带画,通宵达旦,但不可乞要。凡旁人乞要或贪得无厌,变脸色难看,将写好的字一把撕了,若兴致来,急呼铺纸,一时笔如风雨,谁在旁边给谁,末了还问:谁还要?

我是最珍惜笔墨的人,也从未看中谁送我的笔墨纸砚,为是长我智慧与笔力。杰民薪水有限,平时买一件衫子为省几元钱跑几条街,却不时数百元千元买纸买笔,且将好纸好笔送给大家。他初到西安,住一间陋室,下班后就开门练字,练过字的废纸叠起来在桌边半人多高。此习惯到现在,每晚还是要写三四个钟头的。朋友到来,让一一评判,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书法外寻功夫,字写得就自家面目清晰,真气淋漓了。

若论朋友的书法,现在来看,费秉勋的宽博,肖云儒的刚毅,而李杰民力沉雍容。杰民是注重传统的,据我所知,他临帖读帖所受的煎熬是平常人难以做到的,也正因为如此,成就了他极高的眼力和腕下功夫,杰民的字也就行蹈大方而不乏趣味,他的书法后劲还无穷。

杰民在书法上的追求与成功,全因他自身的天质,也决定了他要在长途上艰难地走,这其实也正如此我这一帮朋友。我们何尝不梦想着我们的大成功呢,但偏偏五十几岁了,又都知天命,正该是“我心素已闲,清川但如此”,书画成了另一种的生命形式,写写画画也就全为了生命的受活。

■众友说杰民

一股激扬高亢的情绪在升腾

看先生写字像自己上阵一样得意,那无疑是一种精神的享受,灵魂的共振,心灵的对接,一洗多日郁积之气、浮炎燥烈之气。这种享受其实已久违了,仅此,我默默地致以心灵的敬礼。先生便乘兴挥洒。看得出来,这件作品的出现大大地鼓舞了他。于是,竟长达两小时而不觉其累,且一件比一件精彩,一幅比一幅老到。在他的这批作品中,时而有米南宫的八面用锋、沉着痛快,时而有王铎的缠绵鼓荡、神完气足,时而有林敬之的潇洒流落、风度翩翩。但从整个精神生态来看,仍不脱其魏体家法,沉雄刚健、精气内敛,不像时人流行的赢弱,也不似“江湖派”的一味霸悍,欺人欺世。观李杰民先生书,给人的感觉是,他的作品有一股激扬高亢的情绪在升腾着。

书画清高首重人品

杰民的书法艺术风格集中体现了其人格的外化。古人云:“书画清高,首重人品。”杰民先生可谓在人格修养方面达到了一种随性自然的境界,其书风无不显现着雅而不俗,熟而不滑、疏而不散、沉静而不失凝重,粗狂而不失灵秀。杰民的书法作品中不时透露着一种朴实、自然,一种高品位的人文精神,一种不竭的恬淡的理想境界。

搏得一片名声让人瞠目而视

杰民姓李,实乃丹凤人。丹凤是天下雄关武关所在地,昔秦楚争雄,昔刘邦问鼎长安,金戈铁马,确是其地在山缝中辉煌过不少时日。也不知是得花庙之瑞气,还是沾山水之灵光,产龙须草产狗尾巴花产屠夫产尖脚产俊俏女子的不毛之地,在二十一世纪却产出几个不同凡响的学士文人。其一为贾平凹,此小子五短身材,口讷嘴笨,仅靠一只笔,左右挥杀,稍不强意,便成了文章魁首,名满天下;其一为李杰民,和贾氏平凹同里,且是孩提时玩尿泥的伙伴,手中惯常使用的也是一支笔,但一觉醒来,却投靠在王羲之的门下,此后晓风残月,夜半临池,偶一失手,便在书坛上搏得了一片名声,佼佼然,让人瞠目而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