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要闻

 bob体育要闻     |      2020-05-01

说起朱仙镇木版年画,不得不谈“天成老店”,不仅因为它有着200多年的历史,更因为现存的朱仙镇木版年画老版几乎全部刻有“天成老店”的标签。“天成老店”不仅创建了像“云记”这样的知名门神店,也培养了许多技术精湛的民间艺人,第五代传人尹国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最早的天成老店 开封县朱仙镇木版年画起源于唐,兴于宋、元,鼎盛于明、清。“天成老店”是朱仙镇木版年画艺术园中的一枝奇葩,历经五代传人200多年风雨,道路坎坷,饱受磨难,至今仍在开封县朱仙镇木版年画社中绽放异彩。 清朝嘉庆年间,开封县朱仙镇木版年画中的能人尹清元,继承发扬祖辈流传下来的木版年画制作技术,在朱仙镇的估衣街中段,正式开创了自己的“天成老店”。“天成老店”成立时,只有5个成员,除掌门人尹清元之外,还有他的长子尹德顺、次子尹德成及两个得力徒弟。那个时候,正是朱仙镇木版年画有史以来的鼎盛时期。当时,受明末最高统治者对绘画内容导向的影响,传统的道释人物画逐渐衰落,而在民间兴起的风俗画及吉祥喜庆画却得到空前发展,这对原本就是来自民间的朱仙镇木版年画,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天成老店”的掌门人尹清元抓住时机,在继承传统道释人物画的基础上,挖掘、发展、拓宽风俗画及吉祥喜庆画的画路,很快形成自己独特的木版年画艺术风格,深受众多百姓的喜爱。因而,“天成老店”的规模迅速扩大,短短的十几年间,便由当初的5人发展到近百人。为了便于经营,在尹清元的主持下,从“天成老店”又分出“天盛德”、“天义德”、“二合永”3个分店。“天盛德”由长子尹德顺掌管经营,“天义德”由张勤掌管经营,“二合永”由朱仙镇的曹润德掌管经营,“天成老店”则由次子尹德成掌管经营。尹清元包揽全局,统管4店。 当时,“天成老店”的木版年画制作技术极为考究,独具特色,颇为复杂,光它的用色就多达9种,并且全部采用各类名贵中药加20多种辅料精心炮制而成,因而印制出来的木版年画色彩鲜艳,永不褪色,得到客商和民众的一致好评,产品畅销周边各地。 清朝道光年间,“天成老店”的第二代传人尹德成,为了进一步扩大“天成老店”的业绩和影响,决定把“天成老店”的店址搬迁到开封市北书店街十字路口,坐落在既是路东又跨路南的拐角处和花井街两个地方。那时的开封商贾云集,市场繁荣,“天成老店”如虎添翼,生意特别兴隆,制作的木版年画销路极广。 清朝同治年间,尹德成因年迈体弱,遂将“天成老店”传于儿子尹杰文掌管经营。尹杰文天生聪明,喜欢钻研,在继承父辈制作木版年画的雕版、印刷、套版、套色等传统技艺的同时,又创新发展了石印技艺,并且渐臻佳境。石印技艺虽雕琢艰难,搬运不便,但它经久耐用,别具一格,因而更受顾客和商贾的青睐,产品远销豫、鲁、陕、皖、吉、辽诸省,甚至波及到海外的日本。“天成老店”的规模再次扩大,分店已达82家,光学徒就多达200余人。这些学徒大部分来自封丘、杞县、兰考、民权、太康等地,后来出了名的有高洪德、高老五、尹生仁、尹杰亭、朱兆记等人。到了民国年间,“天成老店”的第四代传人尹福祥还继续使用石印技艺,可惜后来因战乱失传了。解放初期,在朱仙镇的曹家还保存有两块石印雕版,现已不知下落,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 饱受磨难的天成老店 清朝末期,中国大地发生了巨大变化:朝廷腐败,内忧外患,列强乘虚而入,大肆掠夺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人民处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各种各样的民间文化也一蹶不振,走向低谷,朱仙镇木版年画也不例外。到了民国年间,随着廉价的胶印“月份牌”年画的兴起,朱仙镇木版年画更是雪上加霜,大批店铺和作坊纷纷倒闭。“天成老店”面对如此打击,一时也难以招架,苦苦支撑了十几年之后,也不得不解散了开封所有的分店,搬回老家单干去了。数年后,就在朱仙镇木版年画处于最“灰暗”的时候,“天成老店”第四代掌门人尹福祥的儿子尹国全出生了。 也许是家庭环境的熏陶,也许是遗传基因的特殊作用,尹国全一生下来就奠定了“天成老店”新一代传人的基础。他天性爱画,从牙牙学语的时候就抱着画笔不撒手。1948年,幼小的尹国全开始正规学习木版年画制作技术。年仅6岁的他,身体瘦小单薄,连工作台都够不着,只有站到凳子上搞印刷,整天弄得满脸满身都是各种各样的颜色,时常惹得师兄们开怀大笑…… 尹国全16岁时,父亲尹福祥才把“天成老店”的绝技正式传授给他,使他成为“天成老店”的第五代传人。尹国全对木版年画爱得深沉,甚至达到忘我之状态。短短的两年里,他先后成功创作出工艺精良的《二灶》、《大灶》、《马上鞭》、《五子登科》等一系列木版年画新作品,并且熟练掌握了木版年画的雕版、印刷、套版、套色、雕色的整套技艺。尹国全创作的木版年画作品图案清晰,色彩浓重艳丽,人物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当地群众甚是喜爱,争相购买。 1966年,血气方刚的尹国全正是技艺有成,大显身手的时候,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将他和他的“天成老店”突然摧垮。“文革”开始了,朱仙镇木版年画被列为典型的“四旧”,而“天成老店”也成为破“四旧”中的典型被“清理”了。 天成老店重放异彩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改革开放之后,“天成老店”的第五代传人尹国全终于又抬起了头。他召集本村解放前曾在“天成老店”工作过的老匠人尹杰同、尹付臣、尹杰军等人,在家里开办了一个制作木版年画的小作坊,默默无声地又干了起来……那个时期,尹国全他们重新推出的“天成老店”的雕版有《马上鞭》、《岐山脚》、《五子登科》、《老君》、《牛王》等20多套100多块。当时他们印制的木版年画主要销往封丘、曹县、菏泽、太康、密县一带。经过搜集寻找,他们还珍藏了清朝、民国期间“天成老店”曾经使用过的雕版70余块。 2002年10月28日,以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先生为首发起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启动。会议在七朝古都开封正式拉开帷幕,来自12个国家的年画专家荟萃于此,共同商讨这项有史以来的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在这次万众瞩目的会议上,朱仙镇木版年画被列为首批抢救项目之一。同时,党和政府从各方面又给予了朱仙镇木版年画强有力的支持,组建正规的朱仙镇木版年画社,使朱仙镇木版年画重新走向艺术巅峰。在政策、环境、条件各方面都进入良好状态大气候的影响下,许多从事木版年画制作的老艺人再次复出,纷纷献艺,把一些濒临绝迹的制作木版年画的绝技展示出来,无私奉献给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这个时候,“天成老店”的第五代传人尹国全也走了出来。 2002年年底,尹国全经市、县、乡有关领导的大力推荐,正式进入开封县朱仙镇木版年画社工作。有了良好的工作环境和稳定的生活来源,尹国全如鱼得水,大展木版年画之宏图。他在社里工作顺心如意,情绪高涨,身上的才艺得到充分发挥和拓展。他兢兢业业,无私奉献,把“天成老店”的拿手绝活一古脑儿端了出来,为朱仙镇木版年画的重新崛起付出了心血。几年来,尹国全已为朱仙镇木版年画社精心雕版40多套200多块,作品有《刘海嬉金蟾》、《佛祖全堂图》、《千手千眼佛》等。这些新型的木版年画雕版构图绝妙,纹络清晰,线条粗犷,栩栩如生,受到专家、学者与民众的高度赞扬,其中《刘海嬉金蟾》一举夺得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精品展金奖。2005年在“北京地坛春节文化庙会”上,尹国全创作的木版年画作品被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新华社、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美术馆等多家权威机构拍摄、采访、收藏。河南省工艺美术学院的教授孙蕊先生,慕名从省会专程到尹国全的家中进行实地考察、采访拍照。河南电视台数次派出摄制组,奔赴朱仙镇木版年画社,为尹国全制作专题。2006年2月,尹国全雕版、印制的6幅木版年画作品《佛祖全堂图》、《柴王推车》、《上官下财》、《打登州》荣幸地参加了河南省开封市申报朱仙镇木版年画纪念邮票汇展,并被开封市博物馆收藏。

6岁展露制作天赋

尹国全幼时就喜欢画画,6岁时开始正规学习木版年画制作技术,16岁成为“天成老店”第五代传人。 尹国全坐在中堂的板凳上,凝望着屋外,脸上写满沧桑,满是老茧的两手不时玩弄着刻刀,向记者回忆着朱仙镇木版年画“天成老店”的历史。

清朝嘉庆年间,尹国全的曾祖父尹清元,继承祖辈流传下来的木版年画制作技术,在朱仙镇估衣街中段创建了“天成老店”字号。当时,除了尹清元,店里还有他的两个儿子尹德顺、尹德成及两个门徒。“天成老店”是当时镇上唯一有字号的门神店。由于制作的年画艺术风格深受百姓喜爱,“天成老店”规模迅速扩大,店内人数发展到近百人。为了便于经营,“天成老店”又分出了“天盛德”、“天义德”、“二合永”3个分店,分别由尹德顺、张勤、曹润德掌管。“天成老店”则由尹国全的太祖尹德成掌管经营。

清朝道光年间,“天成老店”的第二代传人尹德成为了扩大影响力和规模,把“天成老店”从朱仙镇搬迁至开封书店街中段十字路口、花井街两个地方。当时开封商贾云集、市场繁荣,“天成老店”如虎添翼,生意特别兴隆,木版年画销路遍布方圆数百公里甚至更远。不少学徒从封丘、杞县、兰考、民权、太康等地慕名而来,“天成老店”门徒当时有数百人,其中经尹德成认可出师、可以独自创招牌的就有82人。知名的“云记”门神店就是尹德成亲自为出师学徒挂的第一个招牌,如今82岁高龄的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郭泰运就是当年“云记”的学徒之一。

清朝同治年间,“天成老店”传至尹国全的祖父尹杰文。尹杰文天资喜画、乐于钻研,在继承祖辈制作木版年画的雕版、印刷、调色等传统技艺的同时,首次创新发展出以青石做版的石印技艺,应用于印制年画新图案。由于石印年画经久耐用、线条细腻,广受商贾的青睐,产品远销豫、鲁、陕、皖、吉、辽诸省,甚至远销到日本。

清朝末期至民国年间,由于战乱及廉价的胶印“月份牌”年画的兴起,“天成老店”在苦苦支撑、无法坚持的情况下,解散了所有的分店,搬回朱仙镇经营。此时“天成老店”由第四代传人尹国全的父亲尹福祥经营,这段时期,朱仙镇木版年画步入了低谷,而尹国全恰恰出生在这样的动乱年代。后来,尹福祥首创了朱仙镇木版年画中第一块独立黄版,使其一直延续到现在朱仙镇木版年画的5版印制方式。

也许是遗传的因素,也许是受到了木版年画熏陶,尹国全幼时就特别喜欢绘画,对图案有着超乎常人的感觉,整天抱着画笔东画西画,并逐渐对耳闻目睹的木版年画制作产生了浓厚兴趣。6岁时,他开始正规学习木版年画制作技术,很快就表现出制作木版年画的天赋。16岁时,父亲尹福祥终于把“天成老店”的所有绝技正式传授给他,使他成为“天成老店”的第五代传人。

历经风雨练就技艺

在最艰苦的那段时间,为了不让年画印制技艺荒废,他背井离乡,经常躲在山洞里偷偷印制。

“天成老店”的几代传人依靠勤学、苦练、善钻,默默无闻的传承着朱仙镇木版年画,一代代丰富着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印制技艺。从小学习木版年画制作技术的尹国全自然也不例外,为了让朱仙镇木版年画传统技艺完整地保存下来更是历经了风雨。

满头花白的尹国全眼含泪水向记者讲述自己最苦的经历。“文革”开始后,朱仙镇木版年画被列为典型的“四旧”,而闻名遐迩的“天成老店”也成为破“四旧”中的典型被“清理”。“一夜之间从‘天成老店’拉出来的5000多块雕版在镇上集中焚烧,只剩下约1000块雕版侥幸未被烧完、保留了下来,上百种祖上留下的雕版至此失传。”也就是从此以后直到改革开放,再也没人敢光明正大的印制木版年画了。为了把传统印制技艺完整传承下去,“父亲尹福祥和我常常躲藏在自家白薯窖里偷偷印制年画,偶尔有从远方来的熟客才敢出售一些。”在这样潮湿的环境中,充当简单印色的油丹纸经常反潮变形,尹福祥为了避免年画漏色,使年画印制得规矩、精准,首次尝试雕刻一块独立的黄版,从而改变了祖传下来的4块木制印版的模式,并在尹国全的传承下使其一直到现在的5版印制方式。 “可是这样的光景也没维持多长时间,由于被扣上了宣传迷信的帽子,我们全家最后跑到了密县罗沟村的山区过了1年多……”尹国全的老伴杨杰荣身子靠着门框,回想带着3个幼小的孩子背井离乡时的辛苦,两眼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在山区呆的时候,尹国全常想,祖上留下的石印技艺如果在他这一代失传了怎么办。就在当时一家5口天天靠他用架子车拉石头生活的日子里,他还经常拿着刻刀跑到山洞里偷偷雕版、偷偷印制年画,然后到山区的集上卖。

改革开放以后,作为“天成老店”的第五代传人,尹国全终于又敢大张旗鼓印制年画了。他召集了解放前曾在“天成老店”工作过的一些老匠人,在家里开办了一个制作木版年画的小作坊。2002年年底,尹国全进入开封县朱仙镇木版年画社工作。

几年来,尹国全凭着对木版年画的深厚感情,没有考虑个人的待遇,拿着微薄的工资,居住在距离朱仙镇几公里的小尹口村简陋瓦房内。他为朱仙镇木版年画社精心雕版数百块,其中《刘海嬉金蟾》夺得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精品展金奖,《秦琼敬德》夺得中原民间工艺美术展金奖。2006年2月,尹国全雕版、印制的6幅木版年画作品《佛祖全堂图》、《柴王推车》、《上官下财》、《打登州》等参加了我市申报朱仙镇木版年画纪念邮票汇展,并被市博物馆收藏。他本人被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确认为“天成老店”年画作坊传承人,先后获得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家等称号。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