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要闻

 bob体育要闻     |      2020-04-24

农历年底,年关将至。5·12地震后的第一个春节,在这个年画最热销的季节里,绵竹年画老艺人陈兴才一家也将迎来年关。地震后,绵竹年画以及年画艺人的命运引人关注,年画世家陈氏家族祖孙三代不同的销售理念折射着年画的命运。

绵竹年画年龄最大的民间艺人陈兴才

图片 1

82岁的老人陈兴才坐在自家院坝里,一丝不苟地盯着面前的画板,随着老人手中的刻刀上下翻飞,画板上的“暗剑门神”便越发栩栩如生,虎虎生威。

老爷子:不要公司偏要卖现货 1月12日下午,四川盆地难得的冬日阳光,暖暖地照着绵竹年画村“陈家画坊”。一张硕大的工作台边,站着一个面色红润的老爷子,在老爷子的脖子上挂着一根串着一把钥匙的细绳。低头转身之际,这串钥匙就会在胸前发出轻微响声。

图片 2

图片 3

82岁高龄的绵竹年画民间艺人陈兴才

老人叫陈兴才,今年89岁,他是绵竹年画界年龄最大的民间艺人。 虽然现在买年画的人少了,但老爷子却坚持每天到画坊工作。他指着桌上的一叠宣纸,有些负气地说:“等把这叠纸画完了,我就不画了。以后你们想买我的画都买不到呢!”老人眨眨眼,看着屋外阳光说:“不过,家里存着的画也够卖一年了!”说完,老人呵呵地笑了起来,一脸调侃的快乐。 此时,村支书张永成进入屋子,身后还跟着几位外乡人。“陈老爷子,这是我们对口援建的江苏省文化厅干部,他们点名要来看你作画。”张书记凑到陈兴才耳边大声说。“他们想和我们合作。”张继续介绍道。老爷子点点头,也不吭声,继续埋头作画。“哎呀!”老爷子忽然轻声叫:一滴墨汁滴到了关公的衣袖上。“不要紧,上蓝色的颜料就看不出来了。”江苏省文化厅的一位干部显然是内行,他向陈兴才建议。老爷子还是不做声,手一挥,就把这张年画团成一团:“不要了,我的年画每一张都货真价实,绝对不要这种次品。” 送走了客人,画坊里的人都在谈论合作的事。一位村干部说到了公司化经营,陈老爷子闻言忽然变了脸,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啥子公司哦?我看是巫师!”说完,下意识地朝对面厢房看了一眼:“我就不要公司,我卖现货收现金,你看得上就买,看不上我把门锁了就回家。” 二儿子:单打独斗成不了大气 对面厢房的画室要比陈老爷子的画室大得多,正对着门有一个小型展示柜,陈列着年画抱枕、绣屏和梳子等各种衍生产品。几个女孩正在工作台上给一张张年画上色,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旁边,不时指点着。他就是陈兴才的二儿子陈云禄。 陈云禄今年52岁,十几岁就开始跟父亲学习年画创作,如今也是绵竹远近闻名的年画艺人。“画年画时间长了,就看出了一些问题。”陈云禄站在屋子里,下意识地朝父亲的画室看了一眼:“比如说年画的材质,传统年画采用宣纸,但这种材质保存起来并不方便,我就尝试着在白布、麻布和麻纸上画,结果出来的效果非常好,市场也非常认可。” 陈云禄的话渐渐多了起来,他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并没有吸,只习惯性地夹在指间:“地震过后,今年春节年画买家没有增多反而减少了。怎样改变这种局面?坐在家里等人上门肯定不行,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开发年画的收藏价值,把它变成一个常态产品。”说到这,陈云禄把烟放到嘴里猛吸了几口:“我们绵竹年画要发展,靠一个艺人单打独斗成不了大气,必须要产业化发展,这样才能占领文化市场,为村里增加就业岗位。” “2006年,我与人合作成立了一间年画公司,开始尝试走批量生产的道路。”说到“公司”时,陈云禄又偷偷朝父亲的画室瞧了瞧。 大孙子:目光瞄准了市场营销 院子正中那间画室最大,这是陈兴才留给大儿子陈云福的。一位画师说,今年春节来买年画的客人少,陈兴才的大孙子陈刚和父亲去了成都,准备在成都为年画做点宣传。 记者从绵竹赶回成都,在宽窄巷子旁的井巷子找到了陈刚。今年29岁的陈刚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了许多。在井巷子一家经营民俗家具的精品店,陈刚专注地和老板商谈着。 虽然父亲陈云福也是一把画年画的好手,但陈刚的年画技术却得益于爷爷的真传。“我的年画制版技术是爷爷亲自教的,现在也只有我和我爷爷可以雕刻画版。” 现在陈家的第三代都能画年画,但年轻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瞄着市场营销。“其实,绵竹年画到了我们这一辈,现在的工作不仅仅是画年画,我最主要的工作还是负责年画市场的拓展和销售。我们这次到成都,主要是考察市场。”陈刚将一杯热茶礼貌地送到记者面前:“以前来绵竹买年画的以成都客人居多,地震之后,成都过来的客人少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就想着能不能主动把年画搬到成都来。” 见店老板转了一圈又坐了下来,陈刚转头和老板商谈起合作细节。原来,陈刚计划春节期间在这家店现场表演年画创作,双方正在商定表演时间。

这位四川省绵竹市清道镇射箭台村二社的老人便是我国四大年画之一-绵竹年画目前年龄最大的民间艺人。耋耆之年的陈兴才如今面色红润、耳聪目明,不少人说这是老人与五颜六色的颜料接触的原因,老人却说一生与自己挚爱的年画艺术相伴,心情舒畅才是长寿健康的根本。

陈兴才10多岁时便师从父亲学习年画制作,只是当年家境贫寒,不能长时间扑身于自己爱好之上。随着家境好转,到陈兴才成家立业之时,他便将自己的爱好逐渐发展成了除种田养殖以外的一门重要产业。

70多年的年画生涯里,老人亲手制作的年画枚不胜数,他的作品已被纷至沓来的爱好者带到全国各地,甚至东南亚、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老人制作的年画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严格遵循传统,张张色泽艳丽,人物逼真。1994年,老人的作品《双扬鞭》入选文化部“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同年,老人被绵竹市政府授予“年画艺术大师”,这也是被当地政府唯一授予该称号的民间艺人。

图片 4

绵竹年画老艺人陈兴才在自己的画室晾晒刚刚着色的年画

绵竹年画起源于明盛于清,鼎盛时期年画艺人逾千人,至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县尚有上百家作坊从事年画制作。随着现代文化的多元化,年画市场逐渐萎缩,目前全县从事年画制作的家庭只剩下陈兴才一家。与其它家庭迥然不同的是,不仅陈兴才一人亲手制作年画,他还将这一古老的技艺传给了儿孙。

陈兴才的二儿子陈云禄从小受父亲影响,喜爱绘画,10多岁也开始学习制作年画。五年前,他正式成为绵竹市年画博物馆的一员,负责对年轻艺人的指导和技术把关。和父亲不同的是,陈云禄非常看重年画的创新。他说,传统的年画要赋予新的东西,才更有生命力。虽然眼下陈家的年画供不应求,每年销量上千幅。但陈云禄认为,如果能有内容和形式上的创新,市场前景会更好。耗时5个月,用八仙献寿图构成的春联“金屋财宝满,玉堂福寿全”便是陈云禄创新的杰作。

与父亲一生只收自己的儿孙为徒不同的是,陈云禄打算新年后重点培养一批从巴中、广元等地慕名而来拜师求艺的年轻人。他说,传统年画需要后继有人。

图片 5

绵竹年画老艺人陈兴才在画年画

现在陈云禄的儿子陈强、侄儿陈刚都已经能够独立制作年画。只是他们比爷爷和父亲有了更多的思考,只有18岁的陈强告诉记者,他正在学习家电维修,可这一现代技术丝毫不影响他对古老年画艺术的喜爱。陈强说,家里目前这种从不上街买卖,完全等客上门的营销方式很不合理,他准备尝试送货上门,甚至网上订货等方式。这位说起话来还有几份羞涩的年轻人满怀信心地说,如果能用最现代的方式推销古老的年画,绵竹年画还会被更多的人接纳和喜爱。

相关文章:活着的荷马 ——《玛纳斯》史诗大师居素甫·玛玛依传奇居素甫·玛玛依--活着的“古人”谭振山:第一个走出国门的民间故事家82岁能讲千个故事——谭振山民间故事土家故事大王——刘德培魏显德:中国十大民间故事家[荆楚“非遗”探胜]发现刘德方 发现故事乡 农民刘德方 冠名中国民间故事家 靳正新:中国故事第一村“故事篓子” 靳景祥:绘声绘色描世情 苗族刻道吴治光--“歌师”的歌棒也不离身 苗族歌师王安江——30多年乞讨 苦恋古歌 苗族古歌民间口传:民族的心灵记忆

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