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要闻

 bob体育要闻     |      2020-04-16

瑶瑶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男朋友抛弃她,而得了忧郁症。因为医生的建议,于是她独自一个人来到了这座陌生沿海的城市。

知道血沁玉用什么来制造最好吗?当然是人血啊,尤其是年轻女人的血

至今为止,她依旧不相信自己深爱的男朋友会抛下自己,独自一个人离开,音信全无,她每天都会抱着手机,她生怕会错过任何一个电话,错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是她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1、古玉赠佳人

这天夜里,瑶瑶刚吃完晚饭,她突然不由自由的觉得暴躁,觉得难受,她觉得她的男朋友再也回不来了。痛苦,无助让瑶瑶开始抱头痛哭了起来。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瑶瑶竟然突然喷笑了出来,她拿起自己的外套,径直往海边走去。

男朋友简文送给我一块极品古玉,纯白的玉被雕成了盛开的花朵,花蕊却呈现妖冶鲜艳的红色。玉上穿过一条黑色的真丝绸缎带,缎带也是极品的湖缎,这是瑶瑶告诉我的。

瑶瑶在沙滩上走着走着,她突然觉得大海非常的有吸引力,于是她一步步的往大海里走去。海水慢慢的淹没了瑶瑶的腰部,淹没了瑶瑶的胸部,淹到了瑶瑶的肩膀,淹到了瑶瑶的下巴,就在瑶瑶微笑着张开双手想要完全投入大海的怀抱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瑶瑶的肩膀。

来看看,好不好看?简文把我拉到镜子前,那是我们住处惟一的镜子。而和我同住的瑶瑶,却早已在四个月前失踪了。

一种熟悉的感觉,让瑶瑶的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瑶瑶泪眼婆娑的转过头去,她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此刻正微笑的看着她。男人的微笑就像阳光一样温暖,这个陌生男人那温暖的微笑让瑶瑶的眼泪刷的一下流得更凶了。瑶瑶当即抱住了这个陌生而全身湿漉漉的男人,男人的身体冰冷而坚硬,可是瑶瑶却觉得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有着一种无比熟悉的温暖。

简文微笑着抚我的肩:哥哥说,这块玉价值连城。我的脸上,却没有一丝高兴的表情。

哭了不知道多久,瑶瑶终于停下来,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放开了她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擦拭了挂在脸上的泪水,有点抱歉的看着她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满脸看着她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她含羞的低下了头,羞涩的说道:“对不起啊,您太像我的一个朋友了,所以我才会这么激动的抱住了你,对不起啊。我刚太失态了。”

怎么,你不相信吗?

男人微笑的看着瑶瑶,摇了摇头,满脸包容的说道:“没事的。”

我相信。

男人的包容,让刚停止哭泣的瑶瑶,感动得又想要哭了。

是的,我相信。简文,问古斋的主人,做的就是古董买卖,我怎么能不相信呢?我不就是每天去问古斋看玉,才会认识简文的吗?

男人轻轻的牵起了瑶瑶的手,就像是牵着一个谈了很久的恋人的手,他们慢慢的走出了就要淹没了他们的海里。两个全身湿漉漉的男女一起牵手从沙滩上往家里慢慢的走去,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

这时我忽然看见镜面上的几张大头贴,那都是我和瑶瑶的合影。我看了一眼简文,生怕他认出上面的瑶瑶,连忙拉着他,向外面走去。

到了出租屋的时候,瑶瑶依依不舍的要请着这个陌生却让她感动的男人,可是男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他并没有接受瑶瑶的要求,而进入她的家里。

这块玉真漂亮。我却早在四个月前就看见过。那天晚上,瑶瑶就是戴着这块玉,兴高采烈地走进我的房间的。

只是瑶瑶永远也不知道,男人看着她进入房间之后,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除了地上的一趟水,见证了他在此停留过,再也没有其他的痕迹可以证明他来过了。就连他们在路上遇到过的人,也不曾见到过瑶瑶身边的那个男人,他们只是好奇的看到瑶瑶一个人低着头,伸着一只手,似乎是要给谁握着它似的,满脸幸福的笑着,就像是个处于热恋中的少女一样。鬼姐姐www.

瑶瑶没有工作,和我合租了一套房子。半年前,瑶瑶告诉我,她有了男朋友,还是一个又多金又帅的男人。

第二天,瑶瑶恨不得天立即黑下来,因为只要天一黑,她就可以到海边去,就有机会再见到那个让她感动的陌生男士了。

那男人就是问古斋的主人简文,凡是对古玩有些了解的人,没有不知道问古斋的。问古斋出来的货,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尤其是玉,更是出了名的极品。

第二天,瑶瑶一直盼,终于到了天黑时分,她早早的来到了昨天遇到那个陌生男人的沙滩边上等着,希望可以看见那个男人,瑶瑶在沙滩上坐了整整一夜,当然没有等到那个陌生的男人,只是在海面上有一双又恨又爱的眼睛在盯着瑶瑶一直看。

瑶瑶那天晚上回来得很晚,颈子上就戴着那块玉,她到我的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坐在我的床上:看,简文送我的,可是块真正的血沁玉呢!

那双眼睛里有恨有爱,也有无奈,还有痛苦,更多的是纠结与空荡。

沁色,是玉器埋于地下年久之后,表面受到某种物质的侵蚀,而发生的颜色变化。血沁玉则是指,玉上有红色的沁色。而这种红色沁色,是由于尸血的侵蚀造成的。真正的血沁玉必然是埋在地下极久的古玉,是玉中的极品。

第三天,瑶瑶顶着一双黑眼圈又来到了海边,她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幸福感了,她开始猜疑了,她在猜疑对方是否欺骗了自己,她在猜疑对方是否脚踏两船,她在猜疑对方是否已经结婚了,她甚至在猜疑对方是否会对自己谋财害命。

这些关于血沁玉的知识,都是那天晚上瑶瑶告诉我的。

只是她忘了,她和对方紧紧见过一面,别说是对方已经结婚了,就算对方是个未婚的男人,也不一定会爱上她,更别提对方会脚踏两船,与谋财害命了。

我却听得心里发酸。瑶瑶样样都比不上我,可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我所有的努力,都敌不过瑶瑶遇上一个多金男人?

在所有人的眼里,那个陌生的男人不过是好心的救了瑶瑶,可是瑶瑶不仅在心里爱上了他,还在心里把他给占为己有了,在其他人的眼里也许这是个天荒夜谈的事情,可是对于像瑶瑶这样的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当听到瑶瑶说怎么样制假的血沁玉时,我的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念头蹦了出来:这块玉,会不会是假的?

海面上的那双纠结的眼睛一刻也不停的盯着瑶瑶。

怎么会?瑶瑶似乎呆住了,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第四天,瑶瑶开始在沙滩边发狂了,她恨不得立即去揪出那个男人来,当即把他给大卸八块。海上那双让瑶瑶熟悉无比的眼睛依旧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瑶瑶。

他说要娶你了吗?我看着瑶瑶,一本正经地问她。

第五天,所有人都会看到沙滩边,坐着一个看似平静,可是眼里却充满了仇恨的女人,所有的大人都对她退避三舍,并告诫自己的孩子,不准靠近她,否则一定会被她给撕碎的。

没有。

第六天,瑶瑶就像是一个石人一样呆坐在沙滩边,默默的流着眼泪,海上的那双眼睛里有了一丝的心疼,可是那丝心疼一闪即逝,就立即被仇恨给掩盖住了。

那他为什么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你?

第七天,瑶瑶的撞撞跌跌的沙滩上一点点的往海里走去,海上的那双眼睛依旧纠结的看着她。

他他说他爱我

海水一点点的淹没了瑶瑶,她想起来了,上回救她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陌生男人,那个给她熟悉感觉的男人叫郑俊峰,是她的男朋友。其实瑶瑶的男朋友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她,而是被她给活生生的砍死了。

我记得你说过,他是离过婚的,他以前也爱过他的前妻吧?

瑶瑶从小就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自从和郑俊峰在一起之后,她的占有欲更是旺盛,她从不准郑俊峰和任何的女人说话,更不准郑俊峰下班之后,不及时回到家里。每次一见到郑俊峰和陌生的女人说话,她就会怒火冲天,轻者就是生气,骂郑俊峰几句,重则就是随手拿起手边的东西打向郑俊峰。

瑶瑶的脸色彻底变了,呆呆地看着我的脸。

虽然郑俊峰很爱很爱瑶瑶,可是他最后还是忍受不住瑶瑶的性格。

也许吧瑶瑶脸色阴沉了许久,找个人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这一天,郑俊峰和同事们喝了几杯小酒,晚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了他与瑶瑶同居的地方,可是他才一走进房子里,瑶瑶就拿着菜刀恶狠狠的看着他,满脸冷漠的逼问他,让他说出他刚才去哪里了,去做什么了。郑俊峰看着无理取闹的瑶瑶,他觉得很无助,于是就向瑶瑶提出了分手,瑶瑶非常的生气,她爱郑俊峰,她不想要离开郑俊峰,所以她拿起了手中的菜刀,拼命的看向郑俊峰,并把郑俊峰肢解了,她在家里走来走去,最后找到了一个大小合适的行李箱,就把郑俊峰装进行李箱里,然后就开始收拾家里的血迹。

那晚之后,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瑶瑶就忽然和那块玉一起失踪了。

瑶瑶看着和平常没有两样的家,就拉着装着尸体的行李箱,来到街上,拦了一辆的士,来到了护城河,就把装着尸体的行李箱抛进了护城河,又坐着的士回到了家里。

在瑶瑶失踪一个月之后,我确定瑶瑶不会再回来,便开始有事没事往古玩街跑。为此,我失去了工作──我把用来工作的时间,大把地泡在了问古斋里。

可是第二天醒来之后,她忘了她昨天的一切,她只记得她的男朋友抛弃了她,只记得她的男朋友要和她分手,于是她拼命的给她男朋友打电话,拼命的给她男朋友的朋友,同事们打去电话,打探她男朋友的消息,告诉他们说她的男朋友抛弃了她,不知去向。

而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简文终于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后来,瑶瑶的妈妈看到她成天魂不守舍,又有自残的倾向,所以她就带着瑶瑶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瑶瑶得了忧郁症。所以她才会一个人来到沿海居住,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忧郁症并不是在她男朋友死后才得的忧郁症,而是早就得了忧郁症,也正因此她才会猜疑,才会杀了她的男朋友。

现在,简文把当初送给瑶瑶的血沁玉又送给了我,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反而害怕到要发疯。

查看更多:《真实鬼故事

瑶瑶是戴着这块古玉失踪的,现在这块古玉却又出现在简文手上。这,说明了什么呢?

2、惟一的朋友

我很快就找借口把简文打发走,然后颤抖着把那块血沁玉从颈子上解下来。看着这块玉,我想,我不会成为简文的下一个目标吧?

在这陌生的城市中,我是如此孤独。我颤抖着手指,打开电脑,希望从网络上寻求帮助。

然后,我看见了QQ上一个亮着的头像,这算是我在这个城市中,惟一认识的朋友吧。于是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在吗?我害怕死了,快来帮我。

吴征晖是我和瑶瑶在同城论坛上认识的,和我非常谈得来。

吴征晖曾提出过见面,但我拒绝了。我得承认我对吴征晖确实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我知道他对我也一样,可理智告诉我,对他的感觉,也许不过是因为距离产生美。

信息刚发过去,我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吴征晖打来的电话。

我在电话里颤抖着向吴征晖说了血沁玉的事情。瑶瑶失踪后,我和吴征晖讨论过,但我们都认为瑶瑶是回家去了,所以不必报警。但现在,血沁玉握在我手里,我无法再镇定了。

瑶瑶真的出事了,我们报警吧?

你能确定,简文送给你的这块玉就是当初他送给瑶瑶的吗?最重要的是,你有证据吗?吴征晖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很久之后,把我问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