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要闻

 bob体育要闻     |      2020-04-16

第一夜。

对面十二层的那对夫妇在干什么呢?

九层的那个小帅哥是不是又在床上练手脚倒立了?

左边那幢高楼的那个驼背老头子大概又会望着墙上的照片发呆了吧?

阳子透过架在窗户上的高倍望远镜,贪婪地窥视着城市里每一个点亮的窗户,解答心中一个个充满诱惑的问题。

每当入夜,阳子总是按纳不住心中的兴奋,凭借着十八层公寓居高临下的优势,她像神一样掌握着目力所及范围内的一切家庭的秘密和规律。

以这种方式介入如此众多家庭的生活,使阳子拥有奇异的成就感,虽然在每次偷窥后都有着强烈的负罪感和自责心,明知这是一种有违道德的卑鄙行径,但第二天晚上,她又会控制不住自己,着了魔似的把眼睛对向望远镜的目镜,去寻找新的猎物。

城市的大钟当当当当地敲了十下。

晚上十点钟,好戏应该上场了!她露出了一丝暧昧的微笑。

斜右边远处的四层旧公寓居住着一对男女,不知是夫妇还是恋人,虽然阳子用的是高倍望远镜,但仍然看不清他们的五官。十点钟的时候,他们会很准时地回到寓所,点亮灯,然后互相亲热。

阳子不清楚他们干什么工作,但这对她来说无所谓,因为她从镜中的视野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阳子今年三十三岁,未婚,独居,任三岛物业会社副总经理,可以说是一名不折不扣地女强人。

女强人有女强人的苦处,尤其是未婚的又过了最佳婚期的女强人。白天里,阳子是公司里人人敬畏的呆板的女上司,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谈谈心的人,到了晚上就更是空虚无聊,寂寞难耐。

生日那天董事长三野雄夫送给她一架高倍望远镜作为生日礼物,董事长说,望远镜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可以放大人世间的许多东西,让人看到本来无法看到的真相。阳子在无意中证实了这句话,她竟然爱上了偷窥。在那种略带犯罪感的强烈刺激中,她的空虚被一个个别人的秘密渐渐填满,偷窥也会上瘾。

现在阳子把望远镜瞄向了那对恋人的窗户,可窗户黑洞洞的,他们并没有来,又等了二十分钟,还是黑漆漆的,阳子感到有些失望。

正当她想转移目标时,灯突然亮了。

终于等到了!阳子心里很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望远镜。

进来的是那个女人,这么多天来,阳子对这个女人已经产生了一种认同感,有时她会把她想象成自己,一想到这种荒谬的角色移情,阳子往往会面红耳赤。

那个女人走到窗前,仿佛在呼吸着新鲜空气。

不一会儿,她的背后出现了那个男人。

阳子莞尔一笑,她想那个男人定会走过来,充满爱意地从后面抱住那个女的,然后两个人开始温柔地接吻,接着会渐渐疯狂,然后

阳子看到了一道闪光,那是什么?

当阳子看清楚时,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把斧头!!!被男人高举过头,在灯光下闪着寒光。

阳子吓得说不出话来,那女的却似乎没有发觉,仍一动不动站在窗前。

那个男人高举着斧头一步步走近女人。

天哪!快逃!!阳子终于喊出一句话。

接下去是惨无人道的一幕,男人的斧头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对准女人的脖子猛地砍了下去。

阳子大叫一声,倒退着摔倒在沙发上,面无人色,脑里一片空白,好久才回过神来。

报警!快报警!她总算是临事不慌,这时显出了女强人的本色。

十分钟后,警方封锁了现场。

半个小时过去了,阳子作为报警人和第一目击证人,被警方传唤。

阳子小姐,请你注意公民的严肃性,今后不要再报假警!警长一脸不高兴的对阳子说。

什么?报假警?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亲眼看见的。阳子对警长的话比刚才突然其来的凶杀案感到更吃惊。

这是一所早已废弃的公寓,再过几天就要拆毁,我们查了所有的房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凶杀的可疑迹象。

你是说,这所公寓根本没人住?阳子睁大了眼睛,可我

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总不能当着警长的面说自己天天在偷窥别人吧!

阳子一头雾水地回到寓所,那凶杀的场景一遍遍在脑海上映,她确信自己没有幻觉,但警方的实地调查也是真实的呀。

她越想越胡涂,那对神秘的男女到底是什么人?

第二夜。阳子迫不急待地架起望远镜,对准了那座黑漆漆的公寓。

想起昨晚的情形,阳子感到有些害怕,那公寓似乎比往常更显得阴森森的,说不出地恐怖,但为了弄清真相,阳子只好硬着头皮窥视下去。

好不容易等到十点钟,阳子的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四层公寓像一只矮小的怪物蹲在城市的阴影里。

过了半个小时,没有一点动静。

今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阳子自言自语。

正在说的时候,公寓的灯突然亮了,阳子的心一下子揪紧。

走进了那个女人。

怎么回事?她没死!那么昨晚那个阳子更是惊惧。

那个女人如昨晚般走向窗户,动作几乎一模一样。

在她的背后出现了举着斧头的男人,阳子感觉就像在看一部录相带,就像是昨晚的翻版。

在男人把斧头砍下去的刹那,阳子感到呼吸停顿了,但她的眼睛仍没离开望远镜。

那女人应手而倒,男人跪在地上,对着女尸一斧斧砍下去,看得阳子快要呕吐。

那男人突然抬起头来,向阳子这边看来。

虽看不清他的脸,但在望远镜的镜头中却仍仿佛打了个照面。

阳子大惊失色,赶紧丢掉望远镜,躲进被子中,吓得怵怵发抖。

等她定下神壮着胆子去重新窥视时,那里已是漆黑一片。

白天里阳子精神恍惚,心里总想着这件奇怪的事。她是个天生好胜的人,遇到难题,一定要弄个明白,所以她思考再三,决定今晚亲自去弄个水落石出。

第三夜。

十点钟,她偷偷准备了一把匕首,来到了这座早已没有人住的公寓。

公寓已十分破旧,到处涂着一些奇怪的画,楼梯和走廊里倒满了各色各样的垃圾,使空间构筑了很多可怕的阴影,仿佛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阳子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走向那间发生凶杀案的房间,她紧紧攥着怀里的匕首。

灯光打亮了前面的黑影,但后面的阴影立刻在四周向她包围过来。越往里走,越是可怕,墙上的斑驳在手电的强光下像鬼怪的脸,往往吓阳子一大跳,她想回头逃走,但强烈的好奇心迫使她走向那不祥的房间。

门虚掩着,阳子咽了一口唾沫,提着胆子慢慢推开破旧的木门。

突然啪嗒一声响,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踩在阳子的脚上。

阳子吓得尖叫起来,那东西吱的一声叫,从她的脚边窜向身后,原来是只老鼠。

虚惊一场,倒使阳子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她走进了房间。

这个房间她已很熟悉,但此时身临其境,却又有点陌生。她用手电扫了一下房间,没有任何异常。

阳子站在房子中央,孤零零的,感到越来越怕,突然一阵窒息,她跑到了窗前,大口呼吸着空气。

她看到了自己的高层公寓,窗子亮着灯,但只是很小的一点,就像一颗发光的绿豆。

啪的一声,电灯大亮,刺得阳子睁不开眼睛。

在回头的瞬间,阳子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可怖的杀气。

阳子的人头落地时,她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和他手中滴血的斧头。

三个月后,三岛物业会社董事长三野雄夫因涉嫌故意指使杀人罪被警方拘捕。原来有妇之夫的三野一直与副总经理阳子有一腿。四个月前,阳子要三野与妻子离婚,然后跟她结婚,遭到拒绝后,阳子便以公司违规经营的证据逼迫他。三野表面上答应,背后却想法子要除掉这个难缠的女人,但阳子对他已有防备。在送给阳子望远镜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三野发现了阳子有偷窥的癖好,于是收买专业杀手策划了这起杀人案。

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