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2020-04-24

图片 1小美专门染了块布给我看

图片 2

最后的老手艺——蜡染

在土布上用蜡刀作画

三十七岁的贵州安顺人王曜,自十多岁随母亲学习蜡染的手艺,已二十多年。

蓝靛染织技艺属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少数民族几千年历史文化积淀形成的传统,是民族智慧与文明的结晶。

安顺被称为“蜡染之乡”,姑娘从小耳濡目染,及懂事,做母亲的就手把手地教,另外,不少男人也会。来凤凰前,王曜在安顺老家开了个家庭蜡染坊,一家老小一起干,成品卖给专门收货的贩子。四年前,听朋友说湖南凤凰的旅游制品生意好做,便从贵州的家乡迁到湖南的凤凰,继续开店蜡染。如今,二十几平方米的蜡染作坊里,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蜡染布片。这些,大多是王曜的作品。

蜡染是传统民间蓝靛染织技艺中的工艺之一,是一种以蜡为防染材料进行防染的传统手工印染技艺。蜡染是用蜡刀蘸熔蜡绘花于布后以蓝靛浸染,去蜡后布面就呈现出蓝底白花或白底蓝花的多种图案。蓝染工艺中蓝白相交的艺术形式,创造了纯朴自然、绚丽多姿的蓝白世界。其制作过程中纹样图案的取材、造形、寓意及创新等,采用暗喻、谐音、类比等手法,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民间百姓朴素的审美情趣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通过蓝染得到了形式和内容的完美统一,是黔南民族地区古老的生活记忆和活态的文化基因,具有深厚的文化和艺术积淀,体现了民族地区的文化内涵。

蜡染古称蜡撷,源于春秋战国,流行于汉唐,兴盛于宋元,是我国少数民族共有的民间传统印染工艺。“用蜡绘花于布而染之,欲去蜡,则花纹如绘。”蜡染分蜡画和蜡染。蜡画用蜡刀蘸上溶为液态的蜂蜡,在白布上绘画,再分层染色。蜡染是将画好的布料,通过防染、煮沸、去蜡、漂洗,直至图画显现。黔东南的一些地方,画稿不是用蜡,而用松香,松香被置于火炉上的一块铁板上溶化,用鸡毛或其他禽类的羽毛做成的笔画图案。

这组蜡染图片于2018年12月--2019年10月先后6次到位于三都水族自治县苗龙村的贵州亘蓝母图民族布艺蜡染开发有限公司实地拍摄。”亘蓝母图”系苗语音译,意为”蜡染”,是三都水族自治县苗族妇女张义琼开办的民族民间蜡染布艺。该公司立足于非遗文化民族民间布艺和蜡染的保护和开发,在古法植物染创意上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并在民间织布技艺和蜡染技艺基础上研发生产融合现代审美及天然环保植物染的产品,成功地打造并树立了知名的民族品牌。

两年前,王曜将外甥女刘美也带过来,到店里打下手。刘美主要负责蜡画图案,一些精细的纹样,女孩子画更合适。刘美用舅舅亲手打制的蜡刀,在白布上勾画线描。她告诉我,蜡染工序繁多,流程丝毫不能乱套,一个环节出现纰漏,好几天的辛劳就会付之东流。单色蜡染是最简单的,在白色棉布上构图勾画轮廓,拿毛笔或排刷涂填大面积的图案,揉搓肌理;将画好的布料在清水里浸泡湿透,放进蓝靛桶内反复提染;最后用开水冲洗或蒸煮去蜡,洗干净晾晒就成。倘若做彩色的,那工序就烦琐多了,染一种颜色,就得封蜡、蒸煮、晾干、漂洗一次,有多少种颜色,就要如此重复多少次。没有学过美术的刘美,全凭自己的天赋与摸索,竟然也画得像模像样,简单的纹饰,已不需舅舅帮她设计与起稿了。稿子快完工时,王曜急忙跑过来,眯起眼睛看了看,拿起排刷,挥洒几笔。我玩笑道:“你不相信小美呀?”他一笑:“也不是,小美入行不久,有些地方考虑不周到,效果把握不是很到位,留下遗憾就难卖掉。”

绘制中的蜡画

蜡染关键在画,凤凰街上有很多蜡染小店,就我的眼光看,王曜这家应该算有品位,也是我喜欢的那种。他店里陈列的几块,无论画,还是染,都不错。我若不是要赶去贵州黄平看那里的“四月八”,一定买两块,挂在家里玩赏。读书时,我曾关注过蜡染,买了原材料准备动手做几张,只画了很小的一张,就因其望而生畏的烦琐工序打住了。一张蜡染作品,简单的一两天,复杂的四五天,甚至十多天。王曜向我展示了一块两米多宽的蜡染布,他说,光画蜡就花了近二十天。这样的蜡染作品,他做过好几件,都卖了,这件他舍不得,一直留在身边,算是给自己留个纪念,现在就是想做,也没有那份时间,要静下心来就更难了。

完工后的蜡画

王曜作坊在凤凰的十字街十一号,僻静的小巷,远离繁华的老菜街,游人本来就不多,真正下手购买的就更少了。为了招揽生意,留住顾客,一年前王曜推出旅游者参与互动活动,让游客动手制作一些图样简单的小染件,亲身感受蜡染的魅力。王曜现在主要的工作,是教来店里做蜡染的游客画与染。

浸水

王曜的母亲,已七十五岁高龄。老人家做了一辈子蜡染,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只能帮儿子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闲时,加工点小草鞋工艺品,本小价廉,生意还不错。

染色前的准备

我与王曜聊草鞋时,小美急匆匆地跑出来:“哎,你不是要拍染色的吗?我要染了。”染色在狭小的里屋进行,小美将浸泡在铁桶里的画稿提出,用火钳夹住按进深蓝色的染桶,并不时地搅拌提按,蓝靛与染色方法,与我在其他地方了解的差别不大。只是他们这里,染彩色的蜡染,会用到一些工业染料。

浸入蓝靛池中染色

小美见我不断地打探他们使用的工业染料,浅浅地一笑:“我们主要还是用蓝靛染色,这样才算正宗蜡染。”其实,我完全是出于好奇,并无其他用意。她误解了我。

在蓝靛池中进行多次染色

文章摘自《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作者:梁平

染色后的半成品

烧水过程中加入纯碱

用沸水浇在图纹上初步脱腊

将画布放入烧沸水的铁鍋中煮布脱蜡

沸水脱蜡

漂洗晾晒

蜡染成品

蜡染图案

蜡染图案

蜡染图案

蜡染中的苗家人

蜡刀与蜡制作的防染剂

蓝染的魅力

作者在拍摄现场

作者 陈建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贵州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黔南州摄影家协会会员

黔南州艺术摄影学会理事

都匀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北京公益摄影协会《光影助学工程》大使

《都匀摄影》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