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2020-04-17

我的床底下藏着一些东西。是什么?你先猜猜。

小英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因为是刚毕业,所以还是一个实习生。每天工作就是给同事们端茶送水、卖报纸,很是辛苦。 这天,清洁阿姨生病请假了,小英被临时抓去做清洁。本来做清洁也没有什么,但公司领导明天要下来检查,所以一直忙到夜晚十点多。清洁还没做完,心想:还是先回去睡一会儿,明天早点起来做。 回到漆黑的小出租屋里。 月光撒进,简陋的小屋里甚是冷清。 因为太累,灯也没开就疲惫的倒在床上沉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英感觉好像醒了,有点渴。想去拿水喝,但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小英迷迷糊糊的使劲挣扎,忽然觉得呼吸越来越难受,脖子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就在小英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又慢慢的睁开了眼。屋里冷冷清清,漆黑一片。 小英擦着汗水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连忙打开门便往公司走去。 小区老旧的电梯里,小英甩着迷迷糊糊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奇怪,刚才好像被鬼压身了。 这时,一个无辜的声音从小英背后传来:刚才我好像不是压的你啊! 小英转身看去,兹兹,电梯灯闪了一下便熄灭了,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那个无辜的声音在脑海里余音不绝。 豆大的汗水从小英额头渗出,一动不敢动。不知过了多久,电梯门打开了。灯光射进,身后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小英逃一般的跑出电梯。 今天的工作非常顺利,老板表扬了一番,小英工作更加的卖力了。 夜晚小微疲惫的走进小区,对于早上的事一直念念不忘。故借东西掉了,查看小区监控。发现,她进电梯后,身后随之走进一个男人,面目模糊不清。可是,她记得等电梯的时候,明明没有一个人影啊!小英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知道?给你一点提示吧,每当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总能听到床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你猜得没错,是尸体。

事情还要从上个月说起。

那一天是约定的同学聚会,由于前一晚和死党喝了个天昏地暗,所以睡到傍晚才醒来。起来的时候,聚会早就散了。

晚上上网,正想和大家道个歉,但意外地看见大家在群里讨论多年没见,大家的变化,而里面还竟然提到了我。他们说我瘦了,沧桑了,发型也变了。我觉得奇怪,跟大家说我根本没去。大家都不相信,笑话我说我喝醉了,被几个人抬回来的,没恢复神智。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忘记了。就在这时暗恋的女生也给我来电话,说今天玩得很开心,下次也想我带她去约会。

我顿时就懵了,今天我可是在家里睡了一天,哪有跟她去约会呢?

bob电竞靠谱吗,好吧,就当是酒精害的,清醒过后就自然好了。我这么想着,又躺下睡了。然而,奇怪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

我的桌子一向很乱,可是第二天早上发现桌子整理得井井有条。还有刷牙用的杯子,我是个左撇子,杯子一直放在左边,当我走进卫生间的时候,杯子换右边去了。喝醉酒不至于连习惯也改了吧?

鉴于要赶着上班,我没再多理会,匆忙赶往公司。还没进办公室门,透过透明的落地玻璃就发现里面不对劲。我的办公隔间里居然坐着一个人,和我一模一样。

那家伙是谁?我不敢贸?唤ィ低刀阍诿疟吖鄄欤羌一锶粑奁涫碌睾屯铝奶焯致郏瓜蛭野盗档哪歉雠祭囱廴ァ?/p>

这时一个怪念头浮现在我脑里。难道我已经

我跑向洗手间,打开龙头,用手接在龙头下,水被我的手截断,改变了流向。我又看看镜子,自己的影像就在里面。为了保险起见,我故意撞向洗手间里的另一个人,然后被骂了一句神经病。

我松了口气,我还是个实体,别人能看到我,我还没死。可是办公室里的那个我又怎么解释呢?

我咬牙忍耐着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坐了一天,直到晚上下班的时候,另一个我从大门走了出来。我戴上附近地摊买的帽子和眼镜,悄悄跟了上去。

他往我家的方向走去,我纳闷了,难道他还打算光明正大的走进我家?

果不其然,他走进我住的公寓楼,又走进了电梯,按了我住的楼层。我紧跟其后,搭上走廊另一头的电梯。电梯门一开,我马上躲在走廊拐角处,偷偷看着家门的位置。电梯早应该到了,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

突然背后传来了我自己的声音:你在等我吗?把我的魂都吓飞了。我转过头,眼前站着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奇怪的是,他也戴着和我一样的帽子和眼镜。

你是谁?我问道。他笑了笑。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我习惯性地马上低头掏出手机,再抬头的时候,那家伙不见了,就这么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无暇顾及,连忙接听电话,是我暗恋的同事的声音:我现在搭上车了,很快就能到你那哦。

哦。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胡乱答了一句,随即电话挂断了。好一会儿我才醒悟过来,她一定是把我当做是白天办公室里那长得和我一样的人了。那盗用我的脸的家伙,一定是约了她来家里,真打算名正言顺想把我的家都夺走。可是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同事大概待会就会到达,还是先收拾下家里吧,等下她来了再问问是什么情况。我这么想着,走到自己家门口,刚想用钥匙插进钥匙孔,就听见屋里有铲泥的声音。我猛然打开门,床被移开了,原本放床的地方有个人影,在与楼下之间的夹层挖了个洞,正把什么埋在里面,我定睛一看,洞里躺着的是科长!而那个人影,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我一下拨开了电灯开关,他一下像融化了一般在地上化成一个黑影,然后渐渐向我靠近,最后黏在了我的脚底上,变成了一条细长的影子——我的影子。

背后传来一声尖叫,同事站在门口,捂着嘴,惊讶地看着我和洞里的尸体,转身就跑。

不是我干的!是我的影子!我叫嚷着追了上去,把她撞到在地。不过我已经做好了觉悟,她不会相信的,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人的影子脱离了本体,去做了本体想做的事情。

附近的住户还没有回来,我把同事抓回到屋里,尽管我喜欢她,尽管她是无辜的,但是她看到的太多了。我把她绑了起来,丢进夹层的洞里,用铲子把旁边的碎石和泥土重新把洞口埋了起来。

直到现在,每天晚上我都能听到床下会传来声音,咒骂声,哭声,然后是笑声。窗外的月光射进屋里,在墙上投下了我的影子,它咧开大嘴,狡诈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