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2020-04-17

秋末的一天,巢口镇上有一个名叫箐箐的少女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人们到处寻找也没找到她,后来有人猜疑,说可能是被附近山上的怪兽叼走吃了,可是一个十七八的健康女孩,怎么会那么容易被叼走呢,况且是晚上睡在自己家里,早晨就没人了,家里人谁也没听到什么声音。有人说,既然没听到声音,也可能是她有意躲着家人逃到外地去了,因为她家人说过,女儿曾经想外出打工挣钱去,但是家人没有同意。

不管怎么说,反正箐箐失踪后再也没有回来。箐箐的父母想女儿想的吃不下睡不着,后来又突然得了贫血症,随即前后离开了人世,死的时候夫妻二人的血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似地,尸体白得吓人。

过了几天,住在巢口小镇上的一些居民,开始莫名其妙地了患上了一种贫血症,病情来势很凶猛,这些人几乎都是在一夜之间变得脸色苍白,头昏眼花,无力劳动了,经当地的华医生检查,初步认为是患了严重缺血症,情况和箐箐的父母生前基本相同。患病的人数在不断增加,而且,都害怕自己会象箐箐父母那样,很快就死去,镇上的人们对此毫无办法,最后就连镇上的华医生也未幸免,他这?滞蝗唤盗俚脑帜淹鞘治薏摺?/p>

就这样,小镇上很快就被阴霾所笼罩,人们情绪紧张,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吸血鬼在作怪,有的说事箐箐父母的阴魂不散所致,也有人说,可能是当地水土受到了某种污染的原因,总之说法不一,但没有一种有根据说法。

大约过了半个月,镇上的情况才开始有了好转,患贫血症的病人不再增加了,有些早期的病人身体也稍有好转,再没有人死亡。人们推测这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突发疾病,所以,镇上居民们的心也平静了一些。然而,巢口镇并没有因此而平静多久,人们万万没想到更大的不幸降临了。

这天清晨,镇上的一对年轻夫妇一觉醒来,发现他们一岁多的婴儿不见了,急的夫妇两人不吃不喝找了一天,几乎找遍了全镇,询问了镇上所有人家,也没能找回他们的孩子,天黑以后,夫妇二人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晚上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就都病倒了。镇长和几个人一起来关照夫妇二人,向他们寻问情况,失去孩子的夫妇都说,不知道孩子是怎么失踪的,我们睡觉前孩子还好好的,夜里醒来就发现孩子不见了。镇长等人无奈,安慰了几句便回去了。

可是,第二天凌晨4点多,又有一家人发现他们不到3个月的婴儿神秘地失踪了,任凭镇上的人们如何寻找都毫无踪迹,丢失孩子的夫妇难以承受失子的打击,精神失常了。这一来,全镇的人们都紧张得不得了,特别是那些有婴儿的家庭,整夜不敢睡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生怕被什么东西突然抓去。

可是即便是如此,那些有婴儿的家庭仍然没能摆脱厄运,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个小孩失踪,年龄都在0到3岁之间。小镇上的人们变了,有人疯狂诅咒,有的人胆怯不敢出家门。接到报案的当地民警,在现场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因此显得无能为力,他们只得商议另想办法。

数日后的一天清晨,天刚蒙蒙发亮,镇上华医生15岁的儿子华小居,突然感到下腹部一阵疼痛想拉肚子,他急忙起身穿衣出了屋,独自一人来到街上,一看外面起了大雾,周围几乎什么也看不清,厕所离他家还有一段路,他双手捂着肚里忍着痛朝厕所疾走而去,刚一拐过街口,就听到靠近厕所墙根处有淅淅梭梭的声音,像是什么动物在吃东西,他小心地向前走近了些,透过迷雾,他朦朦胧胧地看见墙根地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像是一个人蹲在那里。

只见那人背对着他低着头两手在胸前,正在大口地吃着什么。猛然间,一股血腥味钻进小居的鼻孔,他感到有点恶心,心情随之紧张起来。就在这时,那人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有人,一下子转过身来,雾气中小居看到了一张苍老变形且又人不人鬼不鬼的脸庞,它手里竟拿着一个吃剩下的婴儿小腿,嘴上沾着鲜血,一对小眼睛发着绿光直视着小居的脸,好可怕呦!。

小居想逃,可是腿有点不听使唤了,他睁大两眼站在原地望着对方,浑身都在打哆嗦。片刻,只见那个家伙使劲咽了一口,看着小居摇摇头自语道:嗯,这个太大了,说完把手中的婴儿小腿放进嘴里,嚼了嚼后就咽了下下去,然后起身穿过墙壁就不见了。

小居吃惊地看着地上,?挥腥魏我帕粑铮裁挥醒#踔亮詹诺难任兑裁挥辛耍饫锖孟袷裁炊济挥蟹⑸谎S捎诙亲雍芡葱【永床患岸嘞耄辖艚瞬匏?a href="" target="_blank">

从厕所里出来后,小居想:难道刚才是自己的幻觉吗?不会吧,他来到刚才那处墙根处仔细看看,那里真的什么也没有。周围的雾还是那么大,他边想边朝家走着,忽然,他听见一阵凄惨的哭喊声:我的孩子没啦!我的孩子没了啊!小居心里咯噔一下子,他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刚才所见不是幻觉,而是那个经常偷小孩吃的妖人正在吃偷来的婴儿,天呀!竟然会是这样。

小居觉得应该赶快把刚才所见告诉人们,可是又一想,自己无凭无据谁会相信呢?再者,如果丢小孩的人听说自己的小孩被妖人吃了,会更加悲痛。还有,万一那个妖人因此报复自己怎么办呀?想到这里,小居带着沉重的心情默默地回家了。

大雾逐渐散去,中午,小居放学后,华医生对他说:镇上昨晚又失踪了一个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你要小心,晚上不要出去了。小居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他本想把自己亲眼所见告诉爸爸,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打算今天晚上再出去一趟,看看那个地方还有没有妖人出现。

当晚,小居躺在床上寻思着:那个老怪脸长得蔫巴巴十分苍老,虽然有个人形,可根本分不清男女,真太可怕了,莫非那些失踪的小孩都是那个老怪偷走吃掉的,还有,今天早晨那怪人竟然穿墙消失了,如没有妖术怎么能穿墙呢?!嗯~或许那处墙壁有机关,真是的,早上我怎么没有仔细看看那儿的墙壁呢?小居越想越睡不着,他知道,第二天是周末,反正明天学校也不上课了,小居决定等一晚上,第二天早早的出去寻找妖人的踪迹,争取拿到证据,这样镇上的人就不会存疑了。

小居怕爸爸发觉,黑着灯,等呀等,终于他看到外面的天空不再那么漆黑了,他看看夜光钟表,4点多了。他慢慢地下了床拿着已经准备好的手电,轻轻地走出了家门。

外面和昨天一样仍然有雾,只是比昨天小了一些,小居顺着原路来到位于厕所旁边的墙根,他打开手电照着那处墙壁,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又用手摸摸墙面,冷冰冰硬梆梆的根本不可能穿越,可是昨天清晨他看到那个老妖人就是钻进墙里才不见的。

小居并没有因此泄气,他准备在附近走走,再观察观察,他关闭了手电,朝昨晚失踪那户人家住处走去,他独自一人在那家的附近察看,希望能发现什么,可是他发现那户人家大门紧闭,墙和屋顶上还有铁丝网缠绕,一般人几乎无法潜入。

夜雾中,小居感到迷惑不解,虽然他看过一些鬼故事,但是他不相信现实中会真有什么超能的东西存在,比如飞檐走壁,地遁穿墙,他认为现实中都是不太可能的事,可是昨天早晨自己亲眼所见,又怎么解释呢。小居边想边注视着周围,希望再次发现妖人,即便是得不到证据,也能证实自己昨天早上所见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动静,也没有其他人影,只有小居一个人,他躲在昏暗的房檐下的一根水泥柱后面注视着街上,可是就是不见那妖人的踪影。小居心想:那老妖就算真的出现,自己又能做什么呢,老妖既然敢吃人,而且还会穿墙术,自己怎么能是它的对手呀。想到这里,他不免又有点害怕了。

你在等我吗?突然,一个声音从小居身后传来,吓得小居啊了一声,猛地转过身去。你是谁?小居惊恐地望着身后的黑影脱口问道。

对方回答:我就是昨天你看到的那个人。小居仔细一看,原来真是那个恐怖怪人啊,看来它又是穿墙过来的!此时,兴奋与好奇淡化了小居原有的恐惧,他鼓起勇气问道:你是男是女?又是人是鬼呀?怪人说:我即是男也是女既是人也是鬼。

小居试探着继续问:镇上的小孩都是你偷走吃掉的吧?你~你为什么要吃人啊?哦,你说小孩呀,妖人回答,不错是我偷吃了几个小孩,因为吃小孩能使我要变得年轻,所以我才那么做的,不过,我现在正准备吃些大孩子,来补充一下我的能力。

小居听罢又惊又怕,心想:看来这家伙一定是吃人妖怪了,事情不像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我肯定不是它的对手,不如先逃命为妙。想到这儿,小居转身要跑,刚一抬腿,就被怪人一双大手抓住了,随即呼的一下子,小居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拖到了高空里,周围都是云雾,他什么也看不到,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小居感到一阵眩晕后,被带进了一个不为所知的地方,一个奇怪的大房间里,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小居的思维还算清醒,他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看到房间内有一个小水池,仔细看那水池里面,竟然浸泡着七八个小孩的头颅,和各种骸骨,而靠墙还有几个圆桶,在一个架子上放着许多瓶子,里面盛着红色液体。这一情景令小居内心深处十分恐惧,但他尽量表现出无畏的样子。

那个可怕的妖人又出现了,小居叫道:你吃了那么多小孩,为什么还要吃我?怪人说:你怕什么?我还没吃你哪!小居问:那你要干什么?怪人说:我是要告诉你,生命是可以制造的,当然也可以吃掉了,难道你没有吃过肉吗?小居听了急忙辩解:我~我可没有害过生命。

bob电竞靠谱吗,怪人道:是肉的食物都是由生命而来,动物本来就是互相吃的嘛。小居疑惑地问,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呀?哼哼,怪人冷笑两声,从墙边拎过一只圆桶,小居一看,桶内盛着肉质物。怪人说:这桶里面盛的是由生命死亡后留下的肉质,是搅在一起的,包括人肉在内的多种动物的肉,现在,我可以将这些肉质重新变成生命,让你看看。